感冒的一天

感冒中,我总是会想起藤井树,想起她抱着打字机给渡边博子写一封封回信,这大概只是一个男孩子纯情又无聊的联想吧。而现在,凌晨,我正坐在床上抱着笔记本,要和今天刚看完的一本书随便聊聊,也和我自己聊聊。

专业课上,打开手机准备看看电子书,却无意中就陷落在了萨丰的《风之影》里,等稍稍清醒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埋在图书馆的沙发里沉浸在刚从书架上找到的书中。我大概很久都没认真地看书了,那个夜晚的我应该很贪婪,想着一个晚上就吃掉一本接近五百页的书。

早上有课,也应了同学踢球,《风之影》的进度只是在前天一百多页的基础上加了几十页而已。结束了中午的课后,我干脆留在了教室里,重新拣定了最后一排的一个座位,就又沉浸在了小说中。当然,偶尔眼睛也会离开书页,观察一下周围的环境。教室里虽然光线很明亮,但还是开着灯,老师讲过课的黑板已被擦干净了,这里除了我,就只有一对情侣和一个男生在自习。教室在三楼,恰好又位于十字路口,从后窗望去,可见操场上一群人在足球训练,路上的行人稀稀拉拉,而远处的学生活动中心清晰可见。我的目光落在路两旁整齐排列的树木上,有的树种已经秃了,而有的还戴着它们的绿冠。我喜欢看这些树木,说不上为什么,就似乎是一种习惯吧。看着周围这一切,我的心情舒畅极了,立刻把这间教室当做读书的最佳场所,甚至我都想给自己心爱的人发一封邮件,告诉她我在这样一间教室读着这样一本书。

在下一节课开始之前,我还有两个多小时的时间,而即使真正在下一个课堂上,我还是伏在书上而没有听课,我知道,自己必须在今晚读完它,否则将心神不宁。

吃过晚饭后,我又匆忙赶去了图书馆,在软垫长凳上坐定之后,我便掏出书来疯狂地阅读。看书的最大乐趣,莫过于把自己想象成书中的一个角色,真实存在的也罢,自己加添的也罢,跟随主人公去经历书中的一切故事,解开萦绕心头的谜团。当我们看书时,应该都会不自觉地做一个预言家,推测小说情节将如何发展,而新出现的人物又会在故事里扮演什么角色。这个过程既包含了我们对小说的理解,也折射出了我们自己的思想方式。

在我看来,《风之影》很像是一部侦探小说,当达涅尔抽中了这本书时,他也拧动了锁住胡利安•卡拉斯的遗忘之锁的钥匙,然后故事的大幕缓缓拉起,爱情、死亡、权利、背叛,裹挟着旧社会的残暴与黑暗,一起涌进了达涅尔的心中。笼罩着傅梅洛警官的白色恐怖,以及传说与魔法的谶言,情节曲折生动,峰回路转,让人手不释卷。

读书的过程中,就我的猜测,佩内洛佩必定是已经死去的,这是故事最大的悲剧,也是所有一切的渊薮吧。刨除傅梅洛警官那魔鬼般的本性,造成这一手悲剧的,就是里卡多•阿尔达亚先生了,他毁灭了自己的女儿,毁灭了自己的私生子,也毁灭了他的家族和他自己。

至于胡利安和佩内洛佩的爱情,的确是很老套的模式了,在很多小说中我们都会瞥见这种爱情故事的影子,而我呢,“感动得要哭,可是没哭”。我其实不怀疑胡利安和佩内洛佩的真挚爱情,只是假如他们真的私奔到巴黎,对于两个少年来说,以什么来维持这份童话般的爱情呢?所以,真的毋宁抱着遗憾各自生活,只是不要死,只是不要有一方死去。胡利安诚如米盖尔所说,是为了梦想而写做吗?我觉得,他只是把对佩内洛佩的爱当做了一种信念,支撑着他挺过所有艰难,只为有一天能够重逢。所以,当胡利安回到巴塞罗那,在阿尔达亚别墅的地下室里发现佩内洛佩母子的坟墓时,他的世界崩塌了,他为之生活的信念没有了,因此,胡利安变成拉因•谷柏就很容易理解了。我知道胡利安并没有死,但却一直没有怀疑他就是拉因•谷柏,而一直锁定豪尔赫,这大概就是我的弱智之处吧。

故事的真相借由知情人努丽亚的手稿澄清,让我有一种匆忙了事的感觉,但毕竟是结束了,傅梅洛也毫无意外地死在了胡利安的手上。费尔明先生的故事还有另一本书来讲述,也就是《天空的囚徒》了,我还正在看。至于达涅尔和贝亚的爱情故事,好吧,我承认我不知道他们怎么就相爱了,反正小说里老是这种故事,他们也要在《天空的囚徒》继续自己的故事,我看我还是拭目以待吧。

图书馆里响起了《致爱丽丝》,旋律动人,这是提醒人们闭馆的音乐。书我还没有看完,但不得不走了,好在所剩不多,回宿舍再看一会就将走到这趟精彩刺激旅行的终点了。这不是我的读后感,这只是我看这本书的经过,我写这篇日记,纪念自己看过这样一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