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byshow

The Blog of Juby Shu

我在涨潮的沙滩上写字


下雨天不打伞

早上走出宿舍的那一刻,看到外面淅沥的雨,我竟油然而生一股说不出的惊喜。

我时常会问在西安的友人古都”雪否”,也盼望着仙林来一场雪,为那些情侣造一个浪漫的氛围,满足一下自己偶尔诗意的情怀,可这雪怎么盼都盼不来,这在南京,应该也不是让人惊奇的事了。

戏剧的是,这雪没有盼来,倒是一场小雨不请而至。冬天下雨,一直是让我烦恶的事,本来已经够冷的天气,还要再加添湿气,实在有些不人道。好在这里不是家乡,一来冬天本就湿冷,二来相比之下气温要高,尤其这几日,都是小寒节令了,天气却又暖了许多,让我缓上一口气,也招来了这新年的第一场雨。

本来以为这又将是寒冷的一天,正后悔出门时没有戴围巾,但一走出宿舍楼我就发现自己错了。这雨,不冷,绝没有秋雨的砭人的凉,毋宁说,其实是暖的,像暮春赶早的啜泣,讨好似的带着一点三月的温度。这或许是我的错觉,但已然让我欣喜。雨在下与不下之间,裹紧了这清早的宁静,太阳已错过了起床的时间,但天空还有另一种明媚。我不由得舒了心,明知自己的前途不是光明的,也不愿因此揉皱了这个早上的蜃景。

对于下雨,我存着一种矛盾的心态。一方面,如果没有雨,这自然就少了一份魅力,而这世界也就缺了一种诗意。就像没有哭过的女孩不美,天空不哭也不美。另一方面,下雨对我个人来说是一件倒霉的事,因为我不习惯打伞。这真是一个奇怪的倾向,并非是我想主动和自然亲近,而纯粹是小时候留下的毛病吧。

如果我还有记忆的话,小时候的我肯定是个皮孩子,绝无半点我现在的安静和羞涩。脑海里老出现的一帧画面,是我一个人在高墙夹逼的街道上奔跑;也记得一下雨自己就光着上身往外跑,妈妈都拦不住,我以为,一个男子汉就该身强体壮不怕淋雨,甚至有时都不把闪电雷声放在眼里。

我想,一把伞对我来说还是可以买的起的,但我几乎没有用过。上学时,妈妈极少接我,包括下雨天,所以我就淋着雨回家,既可以向别人展示自己的勇敢,也能让妈妈感到心疼和抱歉。后来,我就习惯了淋雨,几乎是逢雨必淋,好在多是夏天的急雨,或是不值一提的牛毛雨,不会让我的身体有恙,只是那种湿漉漉的感觉不好受。慢慢地,我就厌恶下雨了,厌恶所有潮湿的环境,它们不再是云朵的诗行,而是上门讨债的墨点,搅乱了我内心的安恬和遐想。所以,高考的三天太阳一直端坐王位是件让我暗自庆幸的事,也许正是这一点,助我偷了一个不错的成绩吧。

中午回宿舍,出门时我仍旧没带伞,虽然雨点比早上更密更大了,但对我来说不值一提。我塞着耳机,一个人东张西望地漫步细雨之中,该有一张平静而悠闲的表情吧,纵使我内心的烦闷已溢如决堤。一个人独自生活,我尽量避免让自己淋雨,怕真的感冒了,会是一件麻烦的事。不过等到下个学期,南京的雨应该够我受的了吧?

坐在窗前,透过玻璃看外面穿针引线,织起一件雾色的薄衣,也是一种快乐吧。这种快乐,非一颗闲适的心不能体味,而我这双近视眼,只看到了无法把握的空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