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byshow

The Blog of Juby Shu

我在涨潮的沙滩上写字


我的女孩

1

长到青春期的尾巴了,我才明白过来,喜欢漂亮的女孩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漂亮”这个词,就我来说,并不是单纯地指外貌,也包括进了心灵。

我天生就对女孩没有抵抗力。从小到大,我都是很害羞的一个人,每次面对面和女孩子说话,总是窘得脸红,语无伦次。在我的眼里,或者说在我的想象里,女性是美的代名词。以前,我并不懂得欣赏女生们的曼妙身姿,但总是会为她们一湾浅浅的微笑,一眼不经意的回眸,或者是隐隐泛上脸颊的绯红的羞涩所感动,并因此长久地怀念着、依恋着。现在,每次闭上眼,我的脑海里就会跳出女生微笑的脸庞,低垂的眼睛里有说不出的期盼。

有一段时间我变得很无耻(或许现在仍是这样),和女孩开了不好的“玩笑”,然后悔恨和愧疚折磨着我,也吞噬着我对女生柏拉图式的想象。《哈姆雷特》里有一句话:“少量的邪恶足以勾销全部高贵的品质。”突然,我觉得自己不配再去喜欢那些如夏花般灿烂的女生,她们在我的生命里是三月的柳絮,拂乱了一个过客的心思,自己却浑然不知,这一生,她们或许就被那个陌生人这样一直思念着。

子尤写《英芝芬芳華蓉》,写他在病中和女生的故事,那些女生真好,惹得我也喜欢上了她们,我也想和她们聊聊,和她们抱抱,如果有机会,我也会轻轻地吻一下。子尤真幸福,和那么多好女孩玩在一块,无拘无束,像不像宝玉,令人羡慕死了。蓦地觉得自己已经老了,老到想在十五岁时吻自己喜欢的女孩。而那时,我喜欢的人是谁呢?老实说,我还从未和自己喜欢的女孩牵过手,我倒是不遗憾,因为她们不喜欢我,我只好乖乖地亲亲男生了。

每个女孩都是美的,我说的是实话,我总能从一个女孩身上发现美的地方。原则上我不喜欢化妆的女孩,有时淡妆也可以,在我眼里很多女孩已经够美了,实在没必要画蛇添足。人与人之间对美的鉴赏是不同的,所以我喜欢的漂亮女孩在别人眼里可能就一般了。仔细想来,我大概没有喜欢过“大众美女”,我承认她们长得标致长得漂亮,可是我对欹窗独望、掩卷沉思的女孩更有好感,或者说,我喜欢的是稍稍有点漂亮的女孩,或者说,称不上漂亮但活泼可爱的女孩。这样的女孩真是比比皆是,只不过有些让我一见钟情,有些让我不屑一顾。这些都属于我的以貌取人,难免有看走眼的时候。

2

在我的世界里,很多并不认识我的、甚至并不存在的女生都是我的“女友”,我不在乎她们是否知道我的心意,因为这本来就是我一厢情愿地想象罢了。几个月前,我已经用自己幼稚的行动告诉一个女孩被人喜欢或许也是幸福的,而我一直告诉自己的是,能有喜欢的人也是一种幸福。可是连这种幸福,对我来说也不是唾手可得的,因为我意识到自己很难真正爱上一个人,这真是悲哀啊。喜欢的女孩千千万,却不知道什么是爱?不过应付这令人窒息的寂寞我自有一套流氓办法:死皮赖脸地和同学要来他们班漂亮女生的照片和联系方式,然后便绞尽脑汁找借口搭讪。事实证明,我这一招行不通,对方根本就不搭理我,尽管我都剽取了女孩子可能会喜欢的徐志摩的诗“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在转瞬间便消灭了踪迹。”虽然没能和她聊几句话,但是看着她的相片,我的想象便开始满溢了——她长得很美,笑容很甜,长长的头发,白皙的皮肤,有生活的情调,也喜欢看书——好了,结论就是这女孩我喜欢。如此喜欢上一个完全陌生的女孩,我并不觉得草率,感情难道会有陌生与熟悉的界限?我曾梦到过很多理想的女孩,醒来后就忘了她们的模样和姓名,我不怀疑这女生就是梦中的其一,在遥远的湘水边细听竹林的风吟。

缘分这东西,说不准,我不放弃某一天会和她相遇的希望,就像不会放弃我偶遇的每一个女孩都可能是在找我的那个人。那时,我会说:“真巧啊,真的是你!”

3

这些年来,偷偷喜欢的女孩子有好多了,有的只有一面之缘,有的则是天天见面,但我对她们哪一个也没有忘记。喜欢这些女生嘛,就像喜欢一杯菊花茶,喜欢一个周末懒懒地睡一觉,是生活中值得细细品味的细节。

许多年前,在哥哥的婚礼上,我见过一个女孩,至今仍铭刻在我的记忆里。她年龄和我相仿,脸蛋不算很漂亮,不长的头发在后面挽成髻,时常笑着,活泼里蕴含羞涩,让我不禁心动,在以后的很长时间里,她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生,只可惜以后我再也没机会见过她。

另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女生,我甚至都没有仔细端详过她。那时是冬天,她穿羽着绒服、靴子,好像也戴了毛线手套,梳着刘海,一张怯生生的脸可爱极了,或许真的应了李健的歌“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回家之后,我便绞尽脑汁搜肠刮肚地想写一首诗送给她,最后真的草了一首,只是连我自己都不能满意。

当然,我也喜欢过三毛,我想一个男孩子看过了三毛的书而不喜欢她才不正常呢。当年有小读者给三毛写信,说让三毛等着他,等他长大了来娶她。如果我活在那个年代,那个地方,我没准也这样做了。

4

我可以负责任地说,我是抱着绝对认真地态度喜欢每一个女生的。在短短的这些年里,我喜欢过并仍将喜欢这么多女生,但却不认为自己花心,因为我没爱过,或者说没有真正地爱过,所以我的心仍旧没有主人,所以它就像个淘气的孩子,欢天喜地地去追逐蝴蝶,也用笨拙的笔体画下朦胧的梦境。

有时候想一下,自己还是并不孤单的,我喜欢的女孩子,就像天上的星辰,在夜里静静地陪着我,也在白天,在看不见的地方,向我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