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天气

南京终于有了一点冬天的味道。这个地方,不下场雨天不会冷。

舍友说外面是妖风肆虐,我却觉得熟悉,在家乡,冬天就是这样的风,刮着面颊,因此倍觉温暖的可贵。天上悬着晴日,洒下虚弱的阳光,再添上这时骤时断的凛风,正是我喜欢的冬天的样子。在这样一个地方,能和家乡的风景相遇,实在是一种幸运,也让我更怀念自己出生和成长的方寸之地。

家乡的冬天并不美,除了一片凋敝并无其它,但这正是她的性格,是她种在我记忆里和血液里种子,在孤独的时候,在苦闷的时候,在朔风起草木凋的时候,就悄悄地萌发,一点一点缠住我的心。

杜甫的一句诗最喜欢——“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也不知为何,秋冬之季的思乡情结会更浓,不自觉地便想起大白菜、白萝卜和炭火,想起寒夜里熠熠生辉的月亮,想起在被窝里做一个温暖的梦和赖床的上午造访卧室的阳光。

虽然南京的天气有时和家乡颇为相似,但是却无法引起我的共鸣,这里既没有北方的刚烈,也缺乏南方的温润。偏处郊区,可是却有无法逃脱的喧哗,在这个荒谬的世界上,激不起一点荒凉或夐辽或亲切的情绪。

思念,就像是一场事先没有说好的约会,无论是“来日绮窗前,寒梅著花未”的牵挂,还是“芳草明年绿,王孙归不归”的期盼,都让我不能自己。

我想,我是家乡的土抟成的,所以血脉相连。偃卧荒丘,细听风吟,我愿像一抔土,御风而行,飘落在家乡的方寸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