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凉牛奶糖

这种糖,清凉而又甘甜,一如相送之人。

在我这短短的生命之路上,曾与许多女孩擦肩而过,对她们来说我是陌生的,是每天遇见的行色匆匆的路人甲乙丙丁之一,而对我来说,她们至少有一刻贴紧了我的心房。我会给她们祝福,虽然不为我所有,虽然我不在她们的记忆里占据一点内存,但她们却曾点燃我心灵上的花火,灿烂地绽放一刻,即使是在幻想中,即使灿烂过后只落下满地忧伤。

生活,也许正因为这种事情,才多了一些活力,有了一点调味。

她大概是一个安静的人,似乎也不乏活泼,在夜的窗前,模糊的暗黄灯影的点衬下,复习功课的认真的样子很耐看,也是因为人的璞质吧。我见过她多次了,坐的位置基本是固定的,离开的时间也很少变化,之所以引起我的注意,完全是那张专注于书本而不失微笑的神态。严格来说,她的脸不算精致,但皮肤很好,走路的姿势有点幼稚,不过也当可爱,只是没有听过她的声音,甚为可惜。

这次偶然坐在她的对面,实在是沾了“12.31”的便宜,大家似乎都去跨年了,空位自然便多了。当她突然递来纸条时,我除了报以微笑便不知道该说什么,似乎“谢谢”二字也挤不出来。纸条上用幼稚的铅笔字写着祝福的话,还有一块“特浓清凉牛奶糖”。其实生活中我们从不缺少别人的祝福,熟人的也有,陌生人的也有,但大多数都不为自己在意,只当是敷衍的虚辞。

朋友,有交心者,有交情者,有交利者。庄子《大宗师》有言:“相视而笑,莫逆于心。”即使两个陌生人默默无言,但有一瞬心有灵犀,岂不也是人生顶幸福的事吗,谁又可以说一瞬不能永恒呢?何况对面还是觊觎已久的小妹妹。

我是一个自己浑身毛病却又极度挑剔别人的人,大概这世间也找不出一个可以让我称为完美的人。但是,距离却可以产生美,所以我决定“放过”她,就让那个美好的夜晚,和她一起消失在一排排书架间,消失在随便哪一本我喜欢的书里,消失在那个孤寂而又清朗的月亮里,而这所有的一切,早已在我的大脑的沟回里,设置成了只读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