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byshow

The Blog of Juby Shu

我在涨潮的沙滩上写字


致ちょうゆ

ちょうゆ:

该怎么开始呢?倘若我们是相熟的人,倒是很容易的,然而并不是。我把你强行并入我的世界,只是单方面的,因而也不必征得你的许可。我不过是在自言自语而已,却也需要一个对象,作为“倾听者”。我一直很相信的是,借用朱生豪的观点,“所谓爱的对象主要是自己想象出来的,并不一定真实存在”。所以,我眼中的你,与真实的你,大概是很不相同的。我一直是一个寂寞的灵魂,渴望与另一个同样的灵魂拥抱,彼此安慰。然而,你应该不是的,我看不出你的寂寞,或者你的孤独,你是那么的认真而目标明确,我相信你是走在阳光指引的路上,单纯而快乐。其实,我在想,倘若我能够靠近你,自己会不会因为温暖而融化呢?

今天天气是那么闷热,让我的心绪很低落,明明找到了一份实习,还是很有兴趣的编辑工作,却也丝毫不感到快乐。晚上终于畅快地下起了雨,这是很容易预料的事情,而我在出门的时候却并不打算带伞。在五楼的走廊里,我搬了一张椅子,坐在那里听歌,写一首蹩脚的诗,看路上疏落的行人和对楼教室的灯光。苦闷的时候,我总喜欢写点东西,比如日记,不过只写了一页纸就难以下笔了。日记是我唯一的忠实的朋友了,我多么希望你也是啊,我已经向它倾诉得太多,甚至于词穷了。

回宿舍的路上,雨势不算太小,不过也不足以让人变成“落汤鸡”。我似乎有淋雨的癖好,不是大雨从来不打伞。这么说的话,我还没有淋一场大雨的勇气呢,将来有机会倒是可以一试。路上的学生不多,操场上更是空无一人,雨的烟幕和路灯交相辉映,倒是一种不错的景致。路过体育馆的时候,里面灯光已熄,是死一般的沉寂,想起下午在里面打羽毛球的事情,竟会生出恍若隔世的感觉。时光于我何其速也。打球是一件不错的消遣,在专注于球的时候,我也无暇去想起烦心的事了。然而太阳每天都从东方升起,不会因为谁在心中祈祷或念咒而改变。这对我来说竟也是一件残酷的事,虽然它是那么明显的事实。我想,你一直都在专注于一件事吧,我真羡慕你呢。

晚上看了一点茨威格的《昨日的世界》,前几天刚看完他的《人类的群星闪耀时》,我是抱着从书中汲取一点勇气的想法而看的,效果却似乎并不明显。茨威格历经两次世界大战,备受折磨而选择自杀。我对自杀向来很感兴趣,也乐于了解别人自杀的动机和方式。我想着有空可以写写一些自杀的人,比如海子、戈麦、芥川龙之介、王国维、杰克•伦敦等,但我的知识太少,需要好好地查一番资料。

其实我蛮想给你看看我的这些自言自语,不过这太唐突了,或许当我离开的时候会不怕害羞而给你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