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与客

昨晚出了教学楼,看到一轮朗月悬在南方的天空,已是四分之三的圆,想必又近阴历的望日了,我不免有些怅然,为着抓不住的匆匆的时光而焦虑。是啊,三年的日子已从我手中溜走了,便如这月的圆缺一样迅忽。

三年前,我来了这所学校,带着对它的一无所知,带着书中久远年代的一些幻想。从地铁上看到那些灰色的楼,在晨雾中无精打采的,竟不敢相信这就是自己的归宿。但终于看到那四个大字在一块偃卧的长石上鎏金地刻着,也便只好大睁了眼睛,四处地张望,以期在这“监狱”风格中发现一点的美。我未必寻到了美,但在三年时光的消磨里,却是已经习惯了,熟稔了,因而也渐觉它的可爱,所谓“日久生情”,就是这样吧。

我最爱校园的夜色,因着路边树下的白的黄的灯光而尽显温柔,甚至把空气都点染成了温润的水、细腻的纱,特别是在晴朗的夏夜,笼在人的身上,似乎可以用手去触摸那种质感。有月的时候,这散落在校园里的路灯绝不与它争辉,反而更衬它的明丽。而最妙的是深蓝的夜空里只剩了一轮明月,星却一颗也不见,或有轻薄的云来去不定,这时真有点荒野孤村的意味,让人生出一种旷达而又哀戚的情绪。我认为的,月倘若不是忧郁的,便也不美了。

风雨如晦的夜,也是我所喜欢的。路上的行人既少,雨声便去了许多的嘈杂,在浸了树叶的清气后,更显出它的幽静。如果你正有一份好的心情,便可借了这些雨声,遁入宋词里去了。而当我撑了伞,避着地上的水洼,雨水与路灯的辉映,粼粼的,倒叫人生出“甲光向日金鳞开”的错觉。

其实,我很怀疑以上这些不过是我耽美的想象,便在任何地方也一样,而全无特色了。这真让我有些羞愧,因为我实在挑不出这地方的特色,平时便也只看些花草树木,偶尔记住几个名字,但换了季节,却就不认识了。而我现在终于要离开,恐怕今后鲜有机会再回来了,不过它的布局早已清晰地印在脑海里,作为怀念的材料,而离开了“此山中”,或许倒可以借此识得“真面目”了。

我来的时候,便知道自己是“客”了,因而现在离去,也不甚惜别。“客”这个字,总让人生出许多的愁绪,这种的愁,倒也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方面:一是恨不能离开此地,一是恨不能留在此地。我却应该不属于这两种,只觉得做一个过客,是一件十分自然的事。既然筵席将散,客去便是自然,而我所怀念的,也只是虚度的光阴,那些风月不过是一种见证,而我竟是连可谈的风月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