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啊

月亮啊
你曾在这楼宇的缝间
斜照过多少沉默
映在玻璃护栏上
他们啊
也像今夜的我
也像你一贯的苍白
夜色藏不住的
藏不住自己的心跳

恐高症像行人的雨伞
我们都在逃避着
死亡和温柔

想要睡觉或失眠
一张床和一瓶酒
当灯火灭了
手里还握着的
是钥匙还是锁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