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byshow

The Blog of Juby Shu

我在涨潮的沙滩上写字


记一个下午

三年过去了,我还记得国庆节的那个午后。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但与假期里的其他日子相比,便多少有点光彩了。

好像,那天的和煦的阳光,还可以穿过积满尘埃的三年的旧时光,洒落在我的肩上呢。我骑了自行车,只背一个小挎包,包里装了一本书,便在校园里游逛。从宿舍出发,沿着校园南门向东的路,在那座酷似北大楼的建筑前停下了。直到现在,我仍不知道它的名字。我坐在门前台阶的阴凉处,摊开书看了起来。湛蓝的天空,点缀了乳白色的云,楼前的树叶反射着阳光,并在微风中摇曳。这样的天气,不容易使我集中精神,勉强看了几页,便没趣地离开了。

向着北边骑去,我在哲学院和游泳馆后的山脚下遇到了一个小女孩。那座小山丘,听说是有名字的,我照例是不知道,但在军训的时候便想去爬一爬。小时候,我经常爬山,因而对这种事很有兴味。小女孩大约五六岁的样子,骑着一辆小车,一个人在山下玩。她见了我,便和我打招呼,并问我一些问题,不过那些问题我已经全然忘记了。我说我来爬山玩,她便要给我带路。原来有一条路可以上山,只是坡度比较陡,普通的车子是很难骑上去的。我们一前一后推着车子到了半山腰的凉亭,并在那里休息。其实从山脚到凉亭几步路便可以走到。凉亭里并没有什么风景,亭后只有几块石头,几株新植的光秃的树。她依然很高兴地与我说话,问我为什么不回家呢,且非要给我拍照,并为我摆造型,既照好后又让我把这些照片传给妈妈看。

后来我们到了山顶。山顶是一片平地,有几间房子,几个大棚,似乎还有水池。小女孩应该经常来这里玩,对此处的一切都很熟悉。我跟着她在大棚里转悠,看那些枯败的植物,看她挑逗水里的鱼,听她喋喋不休的话,并随时注意着她,以防她在危险的行为里误伤了自己。我其实并不喜欢小孩子的,也没有太多的耐心,但可能是因为无聊吧,我就那样一直陪她玩。不过,没有我,她一个人也会玩得很开心的,我这样想。

后来我们下山了。我不记得是否骑着自行车冲下了山坡,这对她来说实在是一件危险的事情。山坡下有一条路,即在九食堂的后面,是一段较缓的坡,我们便在那里骑车玩。从坡顶冲下去,享受一种速度的快感。我多是站在坡顶看她一个人骑来骑去,看她气喘吁吁但很快乐的样子。她的话很多,相比我的沉默寡言。

一下午的时光便这样在那个小女孩的欢声笑语里燃尽了,她也被奶奶唤去。我这才知道,九食堂也是住着人的。她也是异乡客么?

以后,我似乎再也没去过那座山丘,至多和朋友闲逛时路过山脚,这实在是因它全无吸引人的风光。至于现在是否有所改观,我就不关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