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byshow

The Blog of Juby Shu

我在涨潮的沙滩上写字


晴天八月

以前从未在南京度过夏天,八月的这座城市,难道一直都是晴天吗?夏日的晴天,倒是让人消受不了的。不过,整日呆在教室里,吹着空调,拉着窗帘,“也无风雨也无晴”。只是在早、中、晚的路上,有幸看一看蓝天与白云。晴朗的日头下,天空是那么的蓝,而一团团白云散落其间,就象草原上悠懒的羊群。这样的走在路上,虽是容易出汗,但心情却有些舒畅,并不时地抬头看那些云彩,象一个孩童垂涎于别人的棉花糖。是我的错觉吗,正午的云朵那么的低,好象站在树梢便可以伸手够到。倒真想在那绒床里打一个滚,该是怎样的舒服呢。

相比绚烂的朝霞与晚霞,我更喜欢这晴日里的单纯的蓝与白,缠绵而不哀伤,灵动而不浮躁。这总让我想起痖弦的那两句诗“天蓝着汉代的蓝,基督温柔古昔的温柔”,与这八月的景致配极了。又想起初中老师举例的同学编造的词语“柔绵”,应该也是这样的意境吧。自然,便是这样让人于平凡之处发出惊叹的存在呵。若有一份恬适的心情,倒可以躺在树阴下,看一整日的天空的风景——蓝的深浅,白的流动,色的糅离,也是不会生厌的。然而,现在的我,似乎已经忘了与自然交流的语言,也再没有“闲观庭前花开花落,淡看天上云卷云舒”的兴致。对于美,我只有一句“美啊”的赞叹,而后就没有词汇可以表达了。这该是怎样的贫乏呵。

很久以前,我与自然有过怎样的关系呢,只剩下零散的意象了:山、水、岩石、归鸦、萤火虫、雪、天空、树林。这算什么呢?我是看着这些词语连一个简单的画面也编织不起来的。想起来,我看书的时候,是最不喜欢写景散文的,即使如朱自清、沈从文那样优美的抒情的文笔,也无法撩动我安于柙中的心,无法让我从心底里生出“心向往之”的情感。即便”往之“,对着园林里的渌波、繁花与廊榭,对着山中的巉岩、茂林与清泉,我竟也是一片茫茫然的,欲呼而不出,终于不免走马观花,而全无印象了。我对自然,竟是这样冷漠的。 那么,平日行走在校园里,却又喜欢看草木与流水;坐地铁的时候,目光也总是向着青碧的山水。我也不是无情的,但总觉得心里少了点什么,象一只手扳着悬崖而全身凌于空中。想到这里,真是“于我心有戚戚焉”了。我竟于无意中发现了自己心的残缺。这真让我高兴,毕竟又认识了自己一点;然而却又悲戚起来,因为不知道如何补这残缺。

这样一日一日地幻想着,犹疑着,只是把这晴天的八月一张一张地烧掉,终于连烟灰也都消散了,又哪里再寻到”八月之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