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林的半日

偏在这时才惊见
西府海棠
在日光下舒展枝叶
簌簌地
和着微风的节拍
它的花期
已是今年遥远的回忆
或明年便忘的期待

还在墙边开着几朵花的
在另一隅的
便不是它了
一刹那间,我错认了
——原只是看花的
在温润的夜里
或有袅袅的香气

于是又折道去看花
还垂着几朵
如原来的颜色
绣线菊却早萎落了
——我仍不知
这样站着对望
也记不住样子
仍隐没于夜的薄雾

绣线菊早已萎落了
海棠明年才开
你不知名的花在九月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