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byshow

The Blog of Juby Shu

我在涨潮的沙滩上写字


湖边的油菜花

昨天翻手机相册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一张照片——在湖边盛开的一株油菜花,它茕茕孑立的姿态,竟在我的心里激起了一种难言的波澜。

照片是一年半之前拍的吧,三四月的时节,和女友一起去公园玩的时候。或许那天正是四月十二日。我大约还能记得当时的一些情形,温暖的日光、青碧的山水和年轻的快乐的无忧无虑的心。我们在湖边散步,坐在河边说话,骑着车子上山,真象一对恋人应有的样子。“我见青山多妩媚”,那大概是鲜有的一次了。后来我们平静地分手,从此再没有联系,也不会记起曾经的故事。

我向来有一点自负的心理,看了一些书,便以为懂得了所谓的爱情,其实我所向往的,是爱着却无限趋近于不可得的那种状态,或言之,我爱的是自己及自己构想的爱情。每每想到有了恋人之后的种种麻烦事,便会望而却步,而回到自己的世界里顾影自怜,不过并没有到纳西索斯的程度。有时候,我多么想学废名,自己构筑一个桃源般的世界,象《桥》的那样,可是心里却是一片荒芜,找不到一池活水汩汩地流动。

我是一个背叛者,一个不忠的人,我对自己扯了无数的谎,象一个人贩子拐卖着无知的婴孩,又象一个处女的甘愿失足。但我从未受到过良心的谴责,而总是这样安慰自己:“即使如此,也可以那样。”读鲁迅的《阿Q正传》时,我是多么的惊恐,在心里论证着,我不是阿Q,我不是阿Q,可越是如此,便越觉得自己是那个未庄的土谷祠的住客了。

我曾经唯一想成为的小说里的人物是Sydney Carton,后来觉得这太过天真和浪漫,是不切实际的,我永远也不可能做到。现在,我基本上已经丢弃了年少时所有浪漫的幻想,连并那时所立的种种志向。有时候,我不敢回望过去,深感自己对不起那个天真而忧郁的少年,他还眼巴巴地望着我向时光的深处走去,走那条他一直想走的路,然而我已经在迷雾的森林里失去了方向而慌不择路了。我对他说了谎,辜负了他的信任,留他在记忆的尘埃里傻傻地站着等待,等待永远不会倒流的时光。

湖边的那株油菜花,也是不可倒流的时光的见证,即使年年都有花期,但“君看今日树头花,不是去年枝上朵”。有时候,我倒宁愿做一株只开一季的花,给过路的恋人以微笑,被顽皮的孩童折去,最终又被遗弃于湖上,随波荡漾并逐渐朽烂,或成了游鱼的食物。我又想起了废名的《掐花》:“我害怕我将是一个仙人/大概就跳在水里淹死了。/明月出来吊我,/我欣喜我还是一个凡人/此水不现尸首,/一天好月照澈一溪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