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byshow

The Blog of Juby Shu

我在涨潮的沙滩上写字


自杀的胡话

他写道:“亲爱的妈妈,你身体谅必安好。······我运气真好,花了十五块钱买了一匹马······我之所以能贱买下它,是因为他厌恶人类。他原先的主人摔在地上的时间比骑在它背上的时间多。我得说这匹畜生相当机灵。它摔了我两次,不过我能治它,等我把它驯服之后,我就有一匹全县数一数二的好马了。······感恩节时,我去看你。你的儿子,汤姆。”

他在另一张信笺上写道:“亲爱的威尔,且不管你自己是怎么想的——请你帮我一个忙。为了妈妈的缘故,帮我一个忙。我是被马踢死的——从马背上摔下来,被马踢在头部——求求你!你的弟弟,汤姆。”

他在卧室打开一盒新的子弹,取出一颗,放进那支上过油的0.38口径的史密斯-韦森左轮手枪,把装有子弹的弹膛旋到撞针左面一格。

他的马站在围篱附近打盹,听到他的口哨声就跑了过来,他备鞍时,马仍旧站着打瞌睡。

凌晨三点钟,他把两封信投进了金城邮政局的邮筒,上马朝南向汉密尔顿农场所在的贫瘠的山坡地驶去。

我很容易为这种自杀的场景而着迷,好象那个自杀的人是我一样。早在初中的时候,我就无数次想过自杀的方式——蹈海、卧轨、服用安眠药。生活中并没有足以让我去自杀的挫折,或许我唯一遇到的无法摆脱的挫折就是我自己。是的,厌倦自己的确是一个可以让人自杀的理由。事实上,厌倦自己比厌倦世界更让人难以忍受。

很多时候,人生的苦恼都是自己招致的。当我在早上醒来,模糊的意识还在回味着昨夜的残梦,这时会莫名地觉得空虚,令人窒息的空虚。我想,只有死亡才是解脱吧。倘若人死之后仍有灵魂,死是不是一种解脱呢?幸亏这只是虚妄的。死亡是可以终结一切的,对于死者来说。

我这样病态地迷恋着死亡,大概是因为我还没有和它有过亲密的接触吧。那些相距自己万分遥远的东西,自然无法戳穿我们关于它的谎言。如果人生有两次死亡的机会,那么我大概已经尝试过一次,如此才更明白生活的滋味。老实说,我羡慕那些知道自己何时死亡的人,而他们或许只对此感到惊恐。

出生是他人赐予的,死亡却是属于自己的,亲手终结自己的生命,虽然有一种负罪感,却也有一种满足感。我是这样想的,不要疾病、自然和意外结束我的生命,我自己选择死亡。

死亡,对于死者自身来说,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它只对活着的人有意义。所以,顾虑到死对于生者的影响,自杀的人其实都是坚强的(冷酷也算是一种坚强吧),懦弱的人并不敢做出这样的选择。

死亡对于我来说,是不是只是夜空里绚烂的烟花,因为遥不可及,因为转瞬即逝,所以才为它的美丽所吸引?可笑的是,我厌倦了自己,却没有厌倦世界。或许我并不知道世界是什么样的。我好象一个长不大的孩子,眼睛里所看到的,都是自己的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