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byshow

The Blog of Juby Shu

我在涨潮的沙滩上写字


断了的弦

在刚上大学的那一两年,我特别喜欢写信,远离家乡又和同学天各一方,给了我机会去做中学就一直想做的事。那时通信的对象,是高中的语文老师和两个关系很好的女同学,有时写电邮,有时写纸信。写信可以让我静下心来,把生活的感受和自己的反思诉诸笔尖。脱离了高中严格的寄宿生活后,我变得很松懈,不再写周记,也很少写日记,因此写信时总能或多或少地让我想起以前的生活。

除了和老师同学通信外,我还特别想拥有一个笔友,当然是女性最好,完全不认识,只在文字里交流。我总是有这种想和陌生人倾诉的冲动,陌生感会让我获得一种安全感,从而说一些不会对熟人说的话。于是,我在人人网的表白墙上发了这样的一条启事,并附上了自己的邮箱。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一天我竟然收到了一封邮件,是个女生发来的,内容已经忘了(虽然还有存档,但我并不想打开),反正是看到了我发的消息。就这样,我有了自己的第一个笔友,很可惜,到目前为止也是最后一个。

那是2014年吧,我还处在大学的第一个阶段,喜欢着高中的女同学,和某室友仍然关系很好,只玩实况足球一款游戏,除了看书没有多少爱好,也不用担心未来。我和她通过电邮保持通信,并约好不加其他联系方式,不询问个人信息。那段时间,我们的通信很频繁,只不过每次的邮件都不会很长。她喜欢和我分享一些生活中的事,比如去了哪里,吃了什么,和爸爸吵架了之类的;她喜欢写字,会拍照给我看她摘抄的句子;她还和我说过会去贴吧给一个患了白血病的女孩留言,并和女孩喜欢着同一首歌What Are Words。那是我第一次听这首歌,虽然现在还存在我的歌单里,但已经不再听了。我不记得自己说了什么,大概是看了什么书,很喜欢足球和利物浦(正是巴西世界杯的时候),今晚夜色很美之类的吧。老实说,现在还隐约记得等她邮件的感觉,等待的心情,似乎是最让人难忘的呢。

她的字

我很用心的维系着与这样一个陌生女孩的联系,并幻想着一些美好的事情。夏天,谁不会幻想一下呢?然而,我却忍不住违背了约定——我终究没有控制住自己的好奇心,看了她的人人网,并且加了她的QQ,虽然我并没有与她聊过天。这件事让我很羞愧,让我有点不好意思面对她,正好那时我更换邮箱,于是用QQ邮箱给她写邮件,但没过多久我又不用了,我们的联系也就这样渐渐地断了,我自己都有点莫名其妙。虽然我还有她的QQ,她还关注着我的微信公众号,然而我们彼此却再没有联系过。她曾说想看我写的字,想写纸信,最终还是没有机会了。“断了的弦,再怎么连?”

我不止是和她的通信断了,渐渐地也和老师同学的通信断了,不过那是以后的事了,那时的我已经开始沉迷游戏。虽然我是个很念旧的人,却从来没有把那些尘封的信件拾起来重读一遍,它们沉睡在我的移动硬盘里,沉睡在我的抽屉里,和旧日的时光,和一些美好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