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byshow

The Blog of Juby Shu

我在涨潮的沙滩上写字


知己一声拜拜远去这都市

有一天晚上,我去学校外面的小摊买炒面,看到一对情侣在等着过马路,突然心生落寞。我把目光躲过他们,看着婆娑的灯影和无声无息的高楼大厦,觉得我和这座城市的距离太遥远了,像是一个人站在月球上,遥望着地球。是啊,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是一只暂时驻在芦苇上的蜻蜓,风一吹就飞走了。

城市不过是死的,因为有牵挂和眷恋的人才变得鲜活,正如青春一样。在离别的气息渐渐变浓的时刻,我觉得自己也并不是孑然一身,这是以前想过的,也是没想到的。曾经,我想着有一个人送我离开,便是一件幸福的事了。现在,我大概要送别人离开了呢,而我自己再回来的时候,恐怕真的是一个人了。

我是一个很不善于交际的人,很多时候也并不想认识很多人,未来的事情我考虑的不多,有一两个相性的人便觉得足够了。事实上,两个对我来说都是奢求了。我对待人际关系的态度似乎太绝对了,只有朋友和非朋友的区分。朋友,就是我愿意倾心以对的人,而非朋友,则可能是关系不错的人,也可能是关系一般的人,至于我讨厌的人,全当作他们并不存在。

我的性取向是正常的,但同时也觉得,女朋友和男性朋友对我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区别,特别是从精神方面来说的话。有一点不同的是,与女朋友被别的男人抢走的概率相比,男性朋友被别的女人抢走的可能性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