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byshow

The Blog of Juby Shu

我在涨潮的沙滩上写字


5分钟看完《心》

父母去世的时候,我还不到二十岁。父亲患的是可怕的风寒病,又传染给了看护的母亲。母亲临死前,把我这个唯一的儿子托付给了身旁的叔叔。

父亲是一位有点风雅爱好的乡绅,颇有一些财产。叔叔是一位企业家,住在城里。父亲与叔叔的性格很不相同,但却经常称赞叔叔是个可靠的人。因此,我对叔叔没有半点怀疑,把一切的事情都交付给他,自己一个人到东京去念书了。

家里的宅子,如果被我这个继承人卖掉的话,会受到乡人的诸多非议,于是就让叔叔搬进去住了。暑假的时候,我从学校急急地奔回故乡,和叔叔一家人一起度过,他们待我也很热情。叔叔劝我尽快结婚,第二次回家的时候甚至要我娶堂妹,但我以为兄妹之间是无法产生爱情的,也就拒绝了。

再次回家的时候,叔叔一家人的态度变得极其冷淡,这也让我产生了怀疑,想要弄清听任叔叔处理的家产。结果就是,叔叔骗走了我的财产,我和叔叔展开谈判,拿到了归我的一切,并请人换成现钱。在离开家乡之前,我到父母的坟前去了一躺,从此再也没有回去过。

有了钱后,我便想搬出宿舍,重新建一所家。但考虑到持家的麻烦,还是租一间普通公寓算了。经过介绍,我找到了一家,主人是军人的遗孀,和女儿一起生活。我搬来的时候,房间里放着一张琴,旁边摆着插花,但我都不喜欢。老实说,小姐的弹琴和插花水平都不高。

我离开故乡时,已经感到厌世了,被叔叔欺骗之后,我觉得世人都是不可信的。我一方面逐渐和寄宿的家庭亲近,一方面又对她们保持警惕。在这过程中,我爱上了小姐。

我有一位朋友K君和我是同乡,他与家庭决裂了,陷入穷困潦倒的生活中。K君是一个要强的人,追求精神上的磨砺。我想要帮助他,于是拉他过来与我同住,并让夫人和小姐也多关照他。

有一天,我回家的时候,听到小姐与K君在房间里交谈,以后又见过几次,我的嫉妒心开始发作,越来越强烈。我想要和K君表白自己对小姐的感情,却又总是开不了口,反而被K君捷足先登。在一个失眠的夜晚,他向我诉说了对小姐的爱意。我痛苦极了,再也不愿意把他当作伙伴了。

又有一天,K君约我去公园,征求我对他的表白的看法。我窥测着他的内心,抓住他的漏洞,说了一句“在精神上没有上进心的人,就是蠢才”,这话是他对我说过的,是对他一直追求的信念的残酷报复。我要用这句话,堵住摆在他面前的爱情的道路。

另一方面,我却在暗地里准备向夫人请求把小姐嫁给我,为此我假装生病,得到了与夫人独自对话的机会。我说了我的请求,夫人也同意了。这件事我无法向K君开口,是夫人对他说的,并责怪我这种事都不告诉自己的好朋友。

我感到很内疚,下决心等到第二天和K君面谈,他却在当天晚上自杀了,只留下了一封遗书,说自己对前途无望,感谢我的帮助,没有一个字提到小姐。

毕业之后,我和小姐结婚了。妻说,我们一起去给K君扫墓吧,让他也高兴高兴。我望着眼前的新坟,再看看新婚的妻子,感到命运的讽刺。我下了决心,再也不和妻子一起去给K君扫墓了。从此以后,我每个月都会一个人去坟前看望K君。

我无法原谅自己的卑鄙,我成了和被我鄙视的叔叔一样的人。我觉得自己的心已经死了,没有资格做任何事。为此我只能埋在书中,并有一段时间沉迷酒精。我尽量对妻子温存,这仅仅是出于对她本人的爱,但她不能理解我,在满意之中又有淡淡的疑云。

我其实早该死了,但又不忍留下妻一个人。现在,我又想起了“殉死”这个词,并决定结束自己的生命。妻不在家,我宁愿让她以为我是突然猝死的。这个故事,我想提供给人们参考,但是只对妻一个人例外,我什么都不想让她知道。我唯一的希望,就是想让她对我过去的回忆,尽量纯洁地保存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