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byshow

The Blog of Juby Shu

我在涨潮的沙滩上写字


绝交这件事

提到绝交,会想到嵇康的《与山巨源绝交书》,也会想到武侠剧中的一些情节。不过,若要我指名道姓地列举一番,一时却完全想不起来。总的来说,凡是流传的关于绝交的故事,大抵都是佳话吧,一般必有一方秉着凌然大义,不屑与堕落的昔日好友为伍,简言之就是“道不同不相为谋”。这一条理由用于所有的绝交事件中都是合适的吧,不同的只是所秉持的“道”。为了道义、志趣而绝交并不奇怪,为了女人、钱财或其他鸡毛蒜皮的小事而绝交也是屡见不鲜,比如邻里之间绊了一次嘴便永远不再说话。从庸俗一点的角度、从理性经济人出发,之所以绝交,是因为绝交的成本并没有远超过和好的收益吧。当然,人并不总是理性的,特别是嵇康这样的狷介之士。

我第一次和别人绝交,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了,这样说很有沧桑感,其实就是小学生的时候。本来我早已忘了这件事,但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又想了起来。那时的我还不像现在这般怪僻,有一起玩的伙伴就很开心,其中和Z君的关系特别好,甚至还模仿电视剧的情节一起结拜,但妈妈不喜欢他,让我不要再和他交往。我不记得自己有没有听妈妈的话,反正Z君转学之后,不知因为何事,我给他写了一封绝交书,托别人交给他,他看过之后还向我讨回了送的我的玩具。对于这件事,我从来没有觉得可惜,可能那时我们已经不能玩到一块了吧。

再一次和人绝交,是进入大学以后的事了,更准确地说,是被别人绝交。当然,我想在这里说的绝交是仅限于友情方面的,并不包括爱情里的分手这种事。我和S君有过一年亲密无间的时光吧,说是亲密无间似乎并不太过分,一起上课、去图书馆,一起吃饭、玩游戏,还一起做着一份兼职。现在想来,这也是挺神奇的事,我们在志趣和生活习惯方面实在有着很大的差异,他是按时作息的优等生,而我是放荡不羁的不学无术的混子。我不知道裂痕是何时产生的,也无心再去探究,总之他不再和我说话了。我呢,也有点使性子,在宿舍里做过外放音乐这种没有公德的事,算是一种小小的报复吧,这大概也让另一外舍友心生厌恶了吧。作为报应,我现在要天天忍受这种生活了,想到自己过去的恶行,除了默默忍受也别无他法。我这样做,并不是为失去他的友谊而可惜,只能算是一种“睚眦必报”吧。绝交之后,我不知道他是如何评价我的,但我是表达过不喜欢他的一些品质的看法的,这如果算是恶言的话,我已经违背了君子之道了。现在这件事已经过去三年多了,早在很久之前我就已经不放在心上了。

没想到的是,这种情景在九月份又一次发生了,在我看来完全是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如果从自身找原因,是我太不喜欢与人交际了。三年多的友谊,如果就这样轻易地结束的话,我似乎也不会觉得可惜。我从来不是一个主动的人,自尊心倒是挺强,所以不可能向对方示好,一切都顺其自然吧,继续绝交也好,和好如初也好,我对他的看法还是一如既往。这件事最终会有一个怎样的结果,我也是不能预料的,所以也就不多说了,只要谨遵君子之道就好。

谷崎润一郎在小说里说,花花公子是不会留恋过去的恋人的,他们永远在追求新的刺激,虽然这样类比不太合适,但我似乎也是如此的。一向觉得自己是恋旧的人,却与老同学没有什么联系,所以没有几个旧友;至于新的朋友,可惜也没有交到。在交友这件事上,我是有“洁癖”的,自己水平不高,却也看不上别人。造成这种现象的一个原因,大概是信息不对称吧,毕竟,我一向懒得和别人交际。有人说好朋友几个就够了,我觉得还是朋友多一点的好,但是做不到的话,只能吾一人往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