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蝉集

The Blog of Juby

种菜的时候,也想种点玫瑰


没有峰顶的山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峰顶的山是不存在的。但是,对一个人来说,如果永远看不到山顶,或者永远登不上山顶,那么没有峰顶的山便是可以理解的,即使听起来有些自欺欺人。

家乡的山对我来说就是这样的一个存在。它的名字叫卧虎山,我并不知道这个名字的来历,小学老师曾给我们比划过老虎的形状,但看起来却十分牵强。山并不高,海拔只有五百多米,实际高度也就一两百米吧,放在田径场上,不过就是几十秒的距离,但我却从未登上过山顶。

上一次去爬这座山,肯定是初中时的事了,好像是学校组织的春游,考虑到安全和时间因素,当然不可能爬到山顶。而自此之后,我渐渐失去了爬山的欲望,再也没有投进过它的怀抱。

在小学的时候,爬山是我的一大乐趣,而最大的目标就是上到山顶,俯瞰峭壁下的景色,揭开山的另一边的秘密。不论是自己一个人,还是和伙伴们,虽然尝试过好多次,但都失败了。在登山之前,虽然目标是山顶,但心里却想着爬到哪里算哪里,并没有十分的决心;而且对登山的路径也不讲究,总是从山的正面发起冲锋,最后面对的是只有猿猴才能攀缘的峭壁,面对着近在咫尺的山顶,却只能无奈地仰望。虽然每次对山的征服都以失败告终,但却并不感到失落,因为在爬山的辛苦中蕴含着很多乐趣,而且有树木、岩石、花鸟的陪伴,即使一个人也不觉得太孤单。

后来听人说,从山的南侧可以轻松地登上山顶,我虽然很想再去尝试一下,但却一直没去,这一拖就是好多年。现在,遥望着日暮里的卧虎山,我知道自己大概永远也不会去征服它了。我还记得躺在岩石上听风声鸟鸣的畅快,也还记得把写着秘密的纸条放在瓶中埋在山里的幼稚,甚至还记得登山过程中的角色扮演游戏······这一切,在我回家看到它的时候,便会很自然地想起,而登上山顶什么的,根本就无所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