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岁

今天,24岁了。

迎接这一天的方式,竟是意想不到的失眠——被动失眠。凌晨三点半被吵醒后,就再也没有睡着,忍到六点多起床,然后就去教室和图书室补一会觉。虽然眼睛疲惫不堪,做什么事都没有精神,但直到傍晚才真正睡了一觉,结果又是被吵醒了。

这种常态,我还是不能习惯,每次半夜被吵醒的时候,借用别人的话,“徘徊在想杀人与不杀之间”。虽然知道对方也是身不由己,但我更是无辜。

回到正题,在我们家乡,年龄是按虚岁算的,而且过了新年便是长了一岁。所以,在我还是23岁的时候,面对亲朋好友的询问,总要违心地说自己今年25岁了。在我看来,25岁已经是高龄了,与23岁之间有着很大的差别。

为什么这么在意自己的年龄呢,果然还是因为对自己不满意,一事无成的羞愧、年华虚度的悔恨,不能不对自己的年龄忌讳起来,好像这样就可以掩盖一无是处的人生,其实不过掩耳盗铃。

虽然已经到了这把年纪,心理上却仍停留在十七八岁。现在的孩子好像容易早熟,而我到现在还没有熟,这样的性格在如今社会应该没什么竞争力吧。虽然也想朝着成为一个社会人的目标努力,但“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哲学总是让我耽于玩乐,最终消磨了一时迸发的上进心。

今年是我的本命年,不过我并相信不吉利的传言,仍是当作普通的一年来度过。其实,谁会时时记挂着这种事呢,在我写这段话之前,我都没有想起来。今年差不多已经过去了四分之一,每次觉察到时间的流逝都会吓一跳。我还是循着一如既往的节奏生活着,偶尔尝试一点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比如养蜥蜴啦健身啦炒股啦,给波澜不惊的生活增添一点涟漪。

另外,还有几个小目标,虽然无关未来的职业规划,却是发自内心想去实现的。首先,通过7月份的N2考试,目前看来似乎不是什么难事,这当然也只是学习日语的一小步,但能看到自己的进步还是很开心的。其次,熟练地掌握一门编程语言,这个不太有把握,觉得自己好笨,又太心急,简单的Javascript也记不住,最近几天开始看Python,想先学会这个吧。

今天天气不好,身体状态也不好,不过在补了一觉后有所恢复,现在心情还不错。平凡的一天,在努力之后,也会觉得幸福。我怎么敢说这样的话呢,明明什么都没有努力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