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登泰山

本来,在登上玉皇顶的一刻,我应该想起杜甫的“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然而现实中却完全没有这种感觉,所以也就不能触景生情了。玉皇顶在山顶平地的衬托下,不过是一个低矮的小山丘,在香火鼎盛的寺庙的外连廊上,大概是天气阴沉的原因,所见的景色竟全然忘记了。这所谓泰山的最高峰,反而没有一点雄伟的气魄,完全不能给我震撼。

这是我第一次登上山顶,却不是第一次去登泰山。作为一个邻市的人,登泰山算是一件很便利的事,但直到上了大学才和别人一块去登。在那之前,我对泰山的印象,全是停留在几句诗文上,等到真正见了面,才觉得它实在平淡无奇。时间是夏天,我们在傍晚开始登山,准备观看明天的日出。在天色尚明之时,沿着宽阔的石阶路上行,在茂密的古树树荫下,一边是山谷,似乎没有流水,一边是山崖,石刻很多,此外没什么值得一看的风景。来登泰山的游客,似乎也不是为了看风景,只是想完成登上山顶这个目标吧。

上次登山,由于天气原因未到南天门就返途了,这次登山,主要是为了健身,登顶自然不能错过。虽然一晚在车上睡的并不好,早饭也没有吃多少,但来到山下后精神却还挺兴奋的。我一直觉得泰山是最容易爬的山了,只要有足够的体力和意志,每个人都可以到达山顶。可能是最近的健身起效果了,在到十八盘的最后一段之前,一直没怎么觉得累。我不太喜欢等人,虽然不能完全按自己的节奏来,但还是经常冲在最前面。

我上台阶有个习惯,一次喜欢跨两阶,一阶一阶地登反而觉得累,有时也喜欢一口气跑上去。可是,在十八盘的最后一段,我才冲了一小段腿就没有力量了,站在狭窄而陡峭的台阶上,回头去寻找同伴的身影,没想到恐高症发作了,瞬时觉得所有的台阶都在向下倾斜。回头自然是不敢的,只能继续往上走,如果不是自尊心作怪,真的要手脚并用爬上去了。挺过了这一段路,在狭小的平台上等待同伴的时候,我甚至不敢站在靠外的地方。然而这并不是终点,还需要爬上一段更加陡峭而漫长的台阶才能到南天门,我揣着一颗颤抖的心,依然不敢回头,甚至也不敢停下脚步,终于颤颤巍巍地来到了山顶。十分钟之后,同伴们也到了,一共用时3小时40分钟,比预期要快一点,不过听旁边导游的口气,这似乎就是正常的人速度。老实说,如果让我自己单独爬的话,并没有绝对信心在3小时以内登顶。看来,还是需要加强锻炼。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这话真是一点都不假。让我恐高症发作的两段陡坡毫无疑问是我下山的一大障碍,我只能扶着旁边的铁栏杆,一步一个台阶,弓着腰,像一个年迈的老人,慢慢地蹭了下去。除此之外,还有好多让我同样害怕的陡坡。究其原因,大概是体力下降太多,无法按平时的节奏下台阶,以至于一时不知该怎么迈步才好。下山的时间,我们大约用了4、5个小时吧,中间有几次较长的休息。下山的一大乐趣,就是看上山的人气喘嘘嘘的样子,有点幸灾乐祸的意味。在距中天门约有一半的路上,有人问我快到山顶了吗,我甚至想笑出声。

这次登山是和三个不认识的校友一起,大家人都比较好,使旅途少了很多寂寞。但是,无论是和谁坐夜车,都是一件痛苦的事。最后附一张难得展现笑容的照片,因为我没有拍照的习惯,只能借用一下合照了。

点击查看照片

骗你的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