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byshow

The Blog of Juby Shu

我在涨潮的沙滩上写字


萝卜成长记

萝卜是我给新养的豹纹守宫取的名字。为什么取这个名字呢?有三个原因:一是它所属的品系为Carrot-tail,即萝卜尾;二是在玩的昆特牌中有一张很喜欢的卡叫萝卜(Roach1);三是萝卜叫起来挺顺口的,以后的宠物名字也会沿用蔬菜系列。虽然给它取了名字,但对于冷血动物来说,是不会记得的吧,所以当我叫出“萝卜”的时候,大概永远没有回应。

萝卜是4月11日送过来的,到今天已经快三周了。对于这种宠物,收到快递后要拍开箱视频,以便在出现死亡或受伤情况时留存证据。虽然之前看了一些别人的开箱视频,等自己亲身实践时,2分钟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检查和拆箱子,最后才看到萝卜倏地一下从快餐盒跑到了饲养盒里。经过长途跋涉的萝卜除了有点瘦弱,还是很健康的,按常规给它准备好了水和钙粉,然后让它静养两天。

其实,一开始我是不敢对萝卜上手的,它对此的反应也很大,正如教学视频里所说的,受到惊吓的小守宫会发出叫声,而准备不足的我也会吓一跳。喂食的时候也是,我用镊子夹着面包虫放在它面前,萝卜会突然咬过来,我下意识地缩手,结果它就咬不到虫子,于是只好把面包虫放在盒子里让它自己去捕获。现在,萝卜的胆子已经大了些,我用手去抚摸它的时候,没有那么大的反应了,有时甚至不会逃开。

萝卜的胃口很好,每天可以吃4-5条面包虫,一旦吃饱后,对于美食便会无动于衷。前段时间都是晚上睡觉前喂它,最近几天改成了起床后喂它。当萝卜看到虫子在钙粉里翻滚时,就会从躲避洞中探出头,我把虫子夹到它的面前,它瞅几眼后便扑上去咬住,有时太心急了,咬好几下才能准确地咬住。当喂完四条虫子后,我便会问一句“萝卜,你还吃吗?”。现在,喂萝卜已经成了每天的一大乐趣。

幼体守宫好像两周左右蜕一次皮,萝卜已经蜕了两次了,目前没有遇到困难,只是每次头上的皮蜕不干净,我只好用镊子帮它撕下来。根据别人的描述,蜕脚趾的皮时最危险了,因为一旦蜕不好,守宫甚至会咬断自己纤细的脚趾。虽然萝卜没有出现这种情况,但我仍然很担心。最近萝卜身上出现了很多黑点,问了店家,属于正常现象,发色后便会消失,这就是所谓的超级橘化萝卜尾吧。

当初买萝卜的时候,店家问我对性别有要求吗,我说随便,所以现在还不知道它的性别是什么。我想,等萝卜长大后再检查一下也不迟,到时候还可以给它找个配偶。听说幼体守宫排便没有固定的地方,萝卜似乎没有这种毛病,但它却总是在食盆里便便,让我无可奈何。既然无法纠正它这个坏习惯,我只好把食盆改成了它的便池,这样清理起来也方便了很多。

萝卜来了之后,我对蝾螈兄弟冷落了好多,但仍然每天试着喂一下那个绝食的家伙,而它也总是不耐烦地摇着头躲开。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一个多月了吧,而它竟然还活着,让我也很是惊讶,但以后该怎么办呢,我不知道。刚开始的时候,我也尝试了各种方法,好劝歹劝,但它就是油盐不进,整得我身心俱疲,现在我其实已经处于半放弃的状态,接下来的事听天由命吧。

最后算一下在萝卜身上的花费吧,现在看来树脂食盆和造景钙沙是没必要买的,由于担心萝卜会误食沙子影响肠胃,我一直没有不敢用钙沙做垫材,昨天才终于给它铺了一层,但还是在沙子上盖了一张纸,不过等它成年后就可以放心使用了。

  1. Roach: also Rutilus rutilus, a common European fresh water f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