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杯

我现在用的水杯,是在广州某校的招生宣讲会上得到的奖品,之所以去听这个宣讲,除了为同学做托,很大程度上也是为了奖品。我很喜欢这款水杯的设计,小巧的体积(好像只有300ml),水滴形的杯盖,杯体用镂空的硅胶套包裹着,通体的黑色配一根红色的手绳,简洁而美观。唯一的一个缺点,是杯盖的密封垫容易受气压的影响而脱落,以前还能被我找到,但终于在去年三月份的某一天彻底丢失了。无论如何不舍得放弃这个水杯,在淘宝上搜索了一番,竟然有卖原装密封垫的,价格并不算便宜,16块钱两个,但还是买下了,这样我的水杯又完好如初了。然而没过多久,替补的密封垫又莫名其妙地消失了,好在还有另一个坚持用到了现在。

本科的最后一个学期,图书馆的饮水机上经常放着一个水杯,沿着竖排的刻度线好像写着这样的话:1/4 Good, 1/2 Great, 3/4 Excellent, 4/4 Perfect,不知是手写的还是印制的,总之让我觉得非常有趣,甚至想见一下它的主人。巧合的是,它的主人也像它一样,一直在吸引我的注意。她留着短发,坐在一片固定的区域,聚精会神看书的样子很优雅,在夏日里给我一种清凉之感。只是,期末考试结束后,水杯似乎“永远”地消失了。但没想到的是,前几天的“五一”假期,竟然在图书馆里再次看到了它的主人,一切好像都没有变化,甚至是头发的长度。

大家在图书馆里选座时好像有种惯性,找好合适的区域后便不会再随意更换,所以时间久了,只要稍加留意,周围便都是熟悉的脸孔吧。在仙林的前两年,虽然每个学期我也是在固定的区域自习,但到了下个学期便会自动更换一片区域,并不是有意识的,非常自然地就这样做了,等到发现的时候自己也挺惊讶的。从第三年开始,便一直在四楼的外文阅览室,漆木的桌子与套着皮垫的木椅给我一种严谨和复古的感觉,仿佛置身于另外的空间。在那里认识的面孔,现在仍有印象的除了小学妹和一个男生,还有一个短发的女生,她好像每天都在看文献参考书吧。在一个地方呆得久了,也会发现有些熟面孔慢慢地消失了,这时我便会想:他是毕业了还是去实习了呢?有一天我也必须要离开这个地方吧。世界总是这样的。现在,每次回仙林的时候,我还总会去四楼和呆过时间最长的教室转一圈。

我应该是很念旧的人了,前几天耳塞坏掉的时候,也伤心了一番,不知不觉它已经陪伴了我一年又两个月多。我对耳机没什么讲究,以前一直用9.9元包邮的,但只能用一两个月,不停地换也很烦人,朋友便向我推荐了他用的这款,价格其实也挺便宜的,现在看来质量是非常好的,音质也不算差。本来想再买个同款,但抱着有一天它可能会自动复原的天真想法,换了一副入耳式、可以换线的,只要耳机头不出故障,似乎可以一直用下去。目前仍在和它培养感情,虽然隔音效果挺好,但戴久了有点不舒服。不过,能在宿舍里给我提供一点安静的空间,已经难能可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