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byshow

The Blog of Juby Shu

我在涨潮的沙滩上写字


猫·狗

这几天在看「天才!志村动物园」这档节目,又激发了自己想养宠物的冲动,但考虑到目前的情况,连再养一条豹纹守宫都觉得吃力,也只能打消其他的想法了。

老实说,我并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动物爱好者,对于动物,我一向抱着一种复杂的情感,从电视上看到它们的可爱之态会被治愈,但等到接触实物时又有些讨厌。或许,是因为无知才会产生这种恐惧心理吧,就像有人会害怕我的豹纹守宫一样。虽然从小便能接触到猫和狗,却从未想过走进它们的世界去了解它们。上小学的时候,在追逐跑出家里的小狗时被它咬了一口,虽然伤口很轻很轻,但还是留下了心理阴影,不仅是狗,只要是看到尖牙利爪的动物,都会避而远之。

对于农家来说,真正把狗当作宠物来养的不多,更多的是用来看家,因此只管把狗喂饱,而不会与狗有太多精神上的交流。猫也是如此,还担负着它古老的捉老鼠的职责。我家曾养过很多条狗,一般是由母亲来照顾,也不知为什么,它们的寿命不会太长,最终都病死了。而我由于有心理阴影,不会特意去亲近它们,现在对它们的印象也非常淡薄了,只记得有一条养了好几年的狗将要病死之时,心里还是有些难过的。母亲讲过一个故事,还是她未出嫁的时候,也不知是哪一年,兴起了打狗运动,不仅是街上流浪的野狗,即便是自家养的家狗,只要被发现了也会被打死。那时外公家正好养着一条黑狗,当有人来家里查狗时,便让它躲起来不要出声,因而逃过了检查。但长此以往毕竟不是办法,外公为了不让它惨死,只好狠心将其卖给了收狗的贩子,在永别的时候,黑狗的眼里也流出了泪。

家里大概有二十年没养过猫了吧,去年开始母亲又养了一只,上次打电话还听到它在旁边不停地叫,心里竟也有些安心。回家的时候,也曾想过和猫亲近一下,但看到它脏兮兮的样子,我懒得给它打理,又怕它挠我,便顺理成章地放弃了。我记得小时候爷爷家养过一只猫,每天吃得肥肥的,不是在打瞌睡,就是跑到什么地方去玩,但不记得什么时候消失了。那时,常来爷爷家串门的有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人,我只知道叫她“小花二奶奶”,是因为她养猫1,但现在对她的猫和她本人已经毫无印象了。在我外出求学的这些年,好多老人都去世了,包括我的祖母和外公。

猫和狗都是很聪明的动物吧,可以与主人有互动,不像我的豹纹守宫,没有什么智商。昨天无意中看到豹纹守宫通过训练,可以听懂自己的名字,我便也想试一下,虽然平时也会和它说话,但不怎么喊它的名字,然而当着舍友的面,我竟有些难以喊出口。

我是一个不太喜欢小孩子的人,而养宠物的麻烦程度,大概不会低于养小孩吧。因而,对于未来的生活,这几天我是这样考虑的:找一个喜欢的人结婚,一起养些宠物,而不要小孩。事实上,不论是对喜欢的人还是对养小孩,我都没有什么概念。

  1. 我们家乡的方言,称猫为“花子”(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