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蝉集

The Blog of Juby

种菜的时候,也想种点玫瑰


很久没去校外吃饭了,晚上没有胃口,遂想去吃面。走到常去的面馆门口,却发现已经关了门,不知只是今天不营业,还是回老家了——一次吃面的时候听到他们是安徽人。暑假来了,店里的生意大概也会冷清一点吧。不过,好像前几天还在校门口看到面店的老板娘,替一对夫妻问路过的我“南大随园校区在哪里”,而那明明是南师大的地盘。

青岛路上也有一家面馆,更是好久没去过了,这次想再去,却已经不在了。原来的店面重新装修,卖起了日食。老实说,以前的那家面馆实在太简陋了,不仅厨房裸露在外边,坐的地方也拥挤不堪,不过面的味道还不错。经营这家店的是一对夫妻,有时也能看到他们的儿子,但看起来这并不是他们的主业,所以也就不太在意面馆的环境吧。

街道的另一边,好像重新粉刷过的“南京大学附属中学初中部”这几个字特别显眼,有种焕然一新的感觉,一度让我以为这是新建的学校,但很快又想起早就在这里了,操场上经常可以看到的学生便是这学校的吧。突然有点可怜他们,在这么逼仄的空间里读书,连自己的操场都没有,汉口路小学大概也是这种情况吧。虽然我上过的学校景况也不好,至少空间还是独立而广阔的。

本科的最后一个冬天和舍友一起去吃饭的潮汕牛肉火锅店已经倒闭了,路过的时候,看到闭着的玻璃门里堆放着杂物,新辟出的一角开了一家饮品店。老实说,他家的牛肉火锅并不怎么好吃,对不太知味的我来说如此,舍友就更不满意了。

也就一个多月没去外面吃饭吧,街道便在悄然发生着变化,有些店铺关门了,又有新的店铺开张,不变的唯有街上的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