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一次的骑行

国庆节那天,起床后便一直在整理过去的信件,在肚子饿坏了的时候,才不情愿地出门。虽然从前几天开始便在考虑去哪里玩,这时才突然想到仙林校区,而且要骑着自行车去。

不过,想到去年骑行过程中的辛苦,意愿并不是特别强烈,只是抱着「骑到哪算哪」的心态,总比在宿舍里打游戏好一点。因为是临时起意,去年说过的要借辆山地车的事,也全忘在九霄云外了,等在路上觉得疲倦的时候,才又想起来。一路上换了好几辆共享单车才找到一辆好骑点的,看着全副武装的骑手风驰电掣地从身旁路过,不禁心生羡慕,甚至也想买一辆车,每个周末出去逛一圈。

虽然我是个不辨东西南北的路痴,但去年行过的路线还有印象。稍微不同的是,这次没有从钟山景区穿过,而是走了玄武大道。与走山路相比,走公路固然轻松一点,但因此错过了抗日航空烈士陵园,心中有些遗憾。本来,如果中途放弃的话,我是准备去烈士陵园凭吊的。五年前刚来南京的时候,才读了《巨流河》这本书不久,怀着一份感伤,特地来此寻找过张大飞的名字。

经过玄武大道的一座桥时,看了一眼下面施工的挖掘机和堆起的沙丘,恐高症又发作了,身体有点颤抖,甚至觉得路面会随时塌陷。庶几一日还想去蹦极,等真的站在跳台上时,不知是否有勇气跳下去。不是惧怕死亡,而是惧怕恐惧本身。

本以为这次骑行又会花很长时间,但只用了两个小时左右,比起去年用时要短,路上也不觉得累,大概是没有绕路的缘故吧。路过羊山湖的时候,被晴好的天气和碧波荡漾的湖水吸引,绕湖骑了一会。站在湖边,看夕阳铺上荡起的涟漪,被秋风吹起的垂柳拂面,心情也变得舒畅。只是,这湖还是太小了,我更喜欢大海,也更愿在大海的怀抱中死亡。

到了终点后,疲惫开始袭来。想去文学院的「活水轩」歇会,却发现原本开放的空间被两道门封了起来,「活水」终变为「死水」了。离开的这两年,仙林也在慢慢地变化,但大体上还是熟悉的样子。每次怀着期待的心情而来,却总带着寂寞的心情而归,毕竟,这里是埋葬我的静止的青春之所。

明年,或者以后什么时候,还会再骑着自行车,姗姗地来赶赴这个约会吗?如果有可能,也很想滑着滑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