渚碧

< 我欲種菜 亦植薔薇 >

打鼓与暗黑

提及梦想,对我来说是一件羞愧而可笑的事,到目前为止,我曾经有过的梦想,不管它们持续了几天还是几年,似乎鲜有实现过的。现在,我感到自己既无心气也无能力向过去的少年践行诺言了。

几个月前,我又有了一个新的梦想,等年老退休之后去学打鼓,然后组一个老年乐队当鼓手。我五音不全,也没学过唱歌和乐器,对于不能唱出自己喜欢的歌这件事一直感到苦恼。当一个业余鼓手好像是个不错的选择,只是玩玩的话不需要太多乐理和音感,把握好节奏即可。不幸的是,我连节奏感也没有,目前也没有精力和金钱去学习,只能寄托于不知道会不会到来的老年了。

其实,我很喜欢歌曲中的鼓点,也喜欢看别人打鼓,但对炫技的表演没什么兴趣。有时候,听着歌中的鼓声,整个人也变得充满元气。如果真的学会打鼓,最想打的两首歌是「青空」和「Hello,Again~昔からある場所~」。

在我的认知里,鼓手在乐队中承担着「带节奏」的角色,决定着整首歌的表演。这让我想起了玩暗黑时的情形。当我痴迷暗黑的时候,四人组队打过一段时间的大秘境,我喜欢用辅助蛮子,一开始是觉得简单,装备特别容易成型,也不需要背锅,说白了就是可以混。但玩下来发现并不是这么回事,蛮子需要对地图很熟悉,知道什么时候该打,什么时候该走,也就是和鼓手一样,掌握着整个队伍的节奏,充当着指挥官的角色。而DPS就像主唱,决定了队伍的上限,即能打多高的难度。玩到最后才明白,蛮子累的要死还容易背锅,奶僧容易按坏键盘,DPS反而是比较轻松的,难怪玩的人多。不过,我喜欢玩蛮子时的爽快感,在怪物间横冲直撞,像脱缰之马,无拘无束。可惜,在兴趣最盛之时,受限于经验和电脑,没能冲击更高的秘境层数。

暗黑已经很久没玩了,游戏模式的僵化已经激不起我的欲望,再加之电脑配置太差和时间不够,以后大概也不会再玩了。今年的暴雪嘉年华本来以为会有新东西,结果只是出手游,还是交给别的厂商制作,也难怪YouTube上的宣传视频会被踩爆了。其实,我玩暗黑的时间比较晚,没有接触过以前的东西,值得让我怀念的,大概只有第一章的剧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