渚碧

< 我欲种菜 亦植蔷薇 >

  1. 四月杂记

    过去的四月,看起来好像每天都很忙,忙的没有时间玩游戏和看直播,其实到头来什么结果也未收获,反而更添焦虑。Python我已经忘了何时开始学习Python,好在生活于网络的世界中,有很多痕迹可以查询...…


  2. 水杯

    我现在用的水杯,是在广州某校的招生宣讲会上得到的奖品,之所以去听这个宣讲,除了为同学做托,很大程度上也是为了奖品。我很喜欢这款水杯的设计,小巧的体积(好像只有300ml),水滴形的杯盖,杯体用镂...…


  3. 萝卜成长记

    萝卜是我给新养的豹纹守宫取的名字。为什么取这个名字呢?有三个原因:一是它所属的品系为Carrot-tail,即萝卜尾;二是在玩的昆特牌中有一张很喜欢的卡叫萝卜(Roach1);三是萝卜叫起来挺顺...…


  4. 人间失格

    以前读太宰治的《人间失格》时,从未注意过书名的意味,如今在完全忘记小说的内容后,却知道了这个短语的含义。所谓“人间失格”,即失去做人的资格之意。在沈阳事件曝出来的时候,我完全没有感到惊讶,并非因...…


  5. 「斯通纳」简评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终于看完了今年的第一本书,是约翰·威廉斯的《斯通纳》。我对作者的生平一无所知,如果不是写这篇笔记的时候稍微查了一下,还以为此书是最近几年的作品,其实写于1965年。现在,似乎也...…


  6. 明天的我与昨天的你约会

    前段时间,在推特上偶然看到随便关注的一个女孩发的推文,是对「ぼくは明日、昨日のきみとデートする」的感想,说看过电影后自己也想约会了。我被电影的名字和海报上女主治愈的笑容吸引了,想着什么时候也看一...…


  7. 再登泰山

    本来,在登上玉皇顶的一刻,我应该想起杜甫的“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然而现实中却完全没有这种感觉,所以也就不能触景生情了。玉皇顶在山顶平地的衬托下,不过是一个低矮的小山丘,在香火鼎盛的寺庙的外...…


  8. 二十四岁

    今天,24岁了。迎接这一天的方式,竟是意想不到的失眠——被动失眠。凌晨三点半被吵醒后,就再也没有睡着,忍到六点多起床,然后就去教室和图书室补一会觉。虽然眼睛疲惫不堪,做什么事都没有精神,但直到傍...…


  9. 今年的雪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才刚进12月,便在一个阴郁的傍晚匆忙地下了起来。“哇,是雪啊!”——循着叫声,绪理看到一个年轻的女孩双手捧着落下的雪花,兴冲冲地向身边的男孩炫耀。那副表情,与海南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