渚碧

< 我欲種菜 亦植薔薇 >

  1. 生命中的微小改变

    写了一年有余的日记,一天不落,这在我是从未实现过的事。上中学的时候也会写日记,但一到假期就坚持不住,读大学后更不用说了。美中不足的是,很多日记不是当天写下而是后来补写的,即便只写一句话,在经过疲...…


  2. 「仿制药的真相」读后的几点感想

    物美价廉的商品真的存在吗?对于某些商品来说是可以做到的。一个二三十块钱的无声的充电式的无线鼠标,在购买七年后仍然很好地为我服务,我想这可以称之为物美价廉吧。然而药品可以做到吗?每月花费几千美元的...…


  3. 染病始末

    我是在共和国 74 年冬天感染 JPX 病毒的。那是异常寒冷的一日,早上醒来便觉得喉咙不舒服,被窝里的凉气直扑肌肤,使我惊讶于自己身体的热量竟不足以温暖这七尺之地。办公室里已经有很多人染病回家,...…


  4. 国王与跳蚤

    城里突然出现了一种前所未见的跳蚤。正是要过圣诞节的时候,大臣报告给国王后,国王不耐烦地回了一句,「不要破坏节日气氛」。「这是一种温柔的跳蚤,不会咬人的。」大臣领会了国王的意思,这样对人们宣称。有...…


  5. 朋友圈的辱包游戏

    朋友圈里无朋友,因此不看也不发。不过从二十大开始,适时地会在里面发点含沙射影的内容,一方面想试一下微信的审核力度,另一方面不管有没有人看懂,权当自娱自乐了。十月十六日,贴了一张切尔西的球衣。这一...…


  6. 身体的极限

    如果有来生,我愿意成为一名运动员,不为别的,只是因为能做喜欢的事。我想,很少有选手是不喜欢自己所从事的运动的吧。今生是没有成为一名运动员的机会了,但可以向着业余高手的目标努力,即便最终没有达成,...…


  7. 一对夫妻

    我读书的时候,宿舍旁边有一栋小楼,大概是教职工的寓所,常见一对夫妻出入。丈夫是外国人,妻子应该是中国人,在各自性别的人群中,身材都可称得上高大。有时我会在食堂里看到他们,有时是在路上,他们交谈的...…


  8. 青空、果酱与目击者

    否定一切是一种愚蠢的行为,但否定大部分或许不是。对于文学、艺术的评价,在个人的维度上,大概是以主观为主的,因为这与爱好没有什么两样,而喜欢什么是个人的自由。但在各自分野及其历史的维度上,作品的好...…


  9. 一加6T升级LineageOS及root

    我的手机是一加 6T,也不知用了多少年了,大概是从它甫一上市到现在吧。我对硬件的要求不高,除了相机有点渣外,它仍然能很好地满足我的需求,甚至和第一天买来时没有什么差别。手机拿到手的第一件事就是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