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的我,那么的倔强

好想自己快点变老,老到可以坐在摇椅上慢慢地把一世回想;也可以瞬间跳过所有的等待、绝望和矛盾,只剩下沧桑过后的返璞归真。

可是,我不能。

每到夏天,总是想起很多,而在脑海里萦绕不去的一个画面,是在午后的校园,烈日当空,树叶焦头烂额,而蝉也叫得疲倦,我坐在绿荫下的长椅上……我想,我在等待,等待的可能只是一场别离。江文通的“黯然销魂”,是清晰地写在了毕业纪念册上的。绿,这最富有生机的颜色,却也最易挑起我的离愁别绪,然后就被一种深深的恐惧所裹挟。

人,往往容易败给时间。不知不觉间,年少的心事就抛开了,等到再次想起的时候,也不过如空气中一缕淡淡的花香,即使使劲去嗅,也总是闻不够,因为你知道,这东西是不待人的,留也留不住。

只是想想一年前许过的誓言,就觉得荒唐可笑;可在那时,这才是全世界唯一有意义的东西。花花世界,以为遇上了一个人,从此就可以此生不渝,这是我的愿景,或也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在爱情上,对一个不爱的人哪怕给他极微渺的希望都是残酷的,后来你明白了,这样对我说。我呢,倒宁愿把那个夏天当做永远,在看不到未来的希望,在没完没了的考试,在一场雨过后又一场雨的那个夏天,我是那么的倔强,那么的倔强。

夏天又至,我似乎也渐渐地淡忘了倔强的感觉,只是往事还如胶片,在课桌一角的老电影院里重复放映 。我是唯一的观众,感动也不再哭泣。现在,我看着庭中绿了又绿的乔木和灌木,潸然有情;夜晚,它们在灯火下风动影摇,我就望着夜空和远方怅然。苏子说,千里共婵娟,可我总觉得飘渺,是小山说的吗,“真个别离难,不似相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