渚碧

< 我欲種菜 亦植薔薇 >

童年

电风扇在二〇〇〇年转着
那时的米价,在经济系的
教授和学生口中已淡薄无味
母亲的记忆也不可考。

公鸡的打鸣喑哑了
做梦都是水帘洞的
不是猴子。摇着蒲扇
夏天却也焖熟了玉米。

梧桐树伐倒,
什么也招不来。
我现在也常见别种梧桐,
葬花呢不再是我的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