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

今天又忘了带钥匙,看来,还是一直放在背包里比较保险。从三楼走下来,本想去宿管那里借一下备用钥匙,到了门口却又放弃了,想到还要登记,实在是麻烦得很。于是,就径直去了图书馆。

因为包里装着很重的电脑,白天又静不下心来看书,所以除了日记本,干脆不带任何书。不过,『御伽草纸』就要看完了,正好再借本新的书看,也不算两手空空啦。

找来找去,又拿起了太宰治的一本小说集,可一个小时才翻动了几页,除了不是很爱看,更是因为一直在玩手机,最后只好又重新放回书架了。然后,重新挑了一本川端康成的小说集。

这本书的封面太过绮丽(倒是和书的名字『花的圆舞曲』很相配),不是我所喜欢的,甚至可能会引起别人的误会。不过,装在外套衬里的口袋里倒是刚好,走起路来完全感觉不到它的存在。之前,我是用来装手机和可乐的。

钢笔里的墨水昨晚就用尽了,却还没有上墨,并不是忘记了,只是嫌麻烦,想到要打开背包,解开笔帘,拧下笔筒······,就想推到下一天再做。写到这里,倒想起笔帘里还有墨囊没用,倒是可以解一下燃眉之急。不过,换墨囊又何尝不麻烦呢,姑且先用着绿墨水的钢笔吧。

不知不觉间,十月已尽,因为国庆长假的原因,时间过得也太快了吧。马上就是ベン的生日了,月初写给她的信,大概是真的寄丢了,现在我也忘了信的内容,只记得忘了告诉她南京的桂花又很香了。每一封信都是自己用心写的,丢了怪可惜的。

这几天听歌听烦了,但是耳朵又闲不住。本以为Spotify的Daily Mix可以让自己省点心,但用久了也就这样吧,并不比Apple Music高明多少。我希望听到的是新歌,而不是把自己常听的歌翻来覆去地排列。而且,我喜欢某某的一首歌,并不代表也喜欢某某的其他歌。即使是再喜欢的东西,时间久了也会腻的。唉,很多时候,算法根本猜不透我这变化无常的心情。

今日听的两首歌——「そばにいるね」和「ひまわりの約束」,倒是又让我有了一点新鲜感,不知能听多久。

在图书馆里既然看不下书去,只好提前回宿舍了,这时候舍友应该还没回去,结果还得向宿管借钥匙。

昨天在楼梯拐角处遇到的打着电话哭泣的女孩,今天不在那里了,如果还在那里才是奇怪的事。看到别人哭,我的心情是不悲也不喜的。

才写了上面这些话,绿墨水也用尽了,幸亏还有小三。我的日记本上,只有墨水。

从上周开始,每天都想着为蝾螈换水,可一屁股坐下后就不想起身了,所以拖到现在还没动手。Rocchi也要喂食。做完这些,看会儿『我爱我家』,睡觉。前几天看的集子突然就消失了,应该是被YouTube清理了吧,所以要赶紧看完,否则资源都被版权风暴卷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