渚碧

< 我欲种菜 亦植蔷薇 >

我眼中的鼓楼三景

在鼓楼生活了两年后,对仙林的记忆已经很淡薄了。与洋溢着青春气息的仙林相比,鼓楼更具有成熟气息,不仅是因为有历史的积淀,也是与城市紧密相连的缘故(不过,现在有了门禁,给这种融合蒙上了一层阴影)。

说到历史,其实能追溯到民国的建筑并不多,大概只有北大楼和小礼堂这些吧。像我现在住的宿舍,已是建于六七十年代,而且没有什么特色。狭小的鼓楼,实在说不上漂亮,只是高等学府的名堂还能让人心中生出一份向往吧。

鼓楼的风景,也不能算是特色,在南京的很多地方都可以见到,只是我一直生活在校园里,所以印象更为深刻吧。

暮春之桐絮

暮春时节飘扬的法桐花絮,虽说也是一景,却称不上美丽。相比「杨花漫漫搅天飞」的场景,法桐的絮非但引不起诗意,反而给人增添很多困扰,就连我这个没有花粉病的人也觉得痛苦。那纤细的花絮弥漫在空气中,让呼吸和眼睛都不舒服,落在地上则聚成一团,风一吹就像扬起的灰尘。在慵懒的午睡后,走在法桐荫蔽的街道上,实在不是一件令人享受的事。

初秋之桂香

桂花也是南京的特色吧,不论是在仙林还是在鼓楼,甫一入秋,便能闻到馥郁的桂香从路边的树丛中飘出。像一位不闻其语、不见其踪的美人,但只要闻到她的香气,便感觉安恬而清爽。在江浙菜中,桂花莲藕是我很喜欢吃的一道,虽然对不爱甜食的我来说稍微有点甜腻。

晚秋之银杏

银杏黄了的时候,也是鼓楼一年中最美的时候吧,无论摇曳于枝头还是殒落于地面,银杏叶的一生都极尽优雅之姿。有时路过树下,恰好风起,熟透了的黄叶纷纷飘落,想起「簌簌衣巾落银杏」,也想起「沾衣欲湿银杏雨」。等到真的下雨之时,银杏叶浸在冰冷的水中,看起来楚楚可怜,但正像出浴的美人,反而更显妖艳动人。我的窗外就有一棵古老的银杏树,黝黑的树干长满了青苔,与鲜艳的树叶形成鲜明对比。

老银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