渚碧

< 我欲種菜 亦植薔薇 >

戴着面具的人

学校附近的地铁站旁,有时会有一个戴着美猴王面具的人在那里拉二胡,音箱里传出的「神话」旋律,甚至盖过了过往车辆和行人的嘈杂。而在旁边铺开的毯子上,静静地趴着一只猫。他们有着怎样的故事呢,虽然心中有些好奇,但却从未停下过脚步,我已过了会被美猴王的面具所吸引的年纪,也不想因听他的演奏而付费。所以,在那张面具后面是一张怎么样的脸,有着怎么样的眼神,我大概永远也不会知道。

我们都是戴着面具生活的人,即使摘下了有形的面具,还有无形的面具罩在脸上,当我微笑着与你交谈时,心中想的可能是如何杀掉你。所以,人类这种生物,真的能相互理解吗?不可能也没必要吧。只要能达成部分的理解,人们便能相互信赖着相互依靠着生活下去了。

相比无形的面具,还是戴着有形的面具更轻松吧,所以,我羡慕那些可以一直戴着墨镜或面具的人。比如Atsushi、Toshi、黑田俊介和セカオワ的DJ Love,在我看过的影像和图片中,他们一直都是戴着墨镜或面具。眼睛这扇窗户,可以传达的信息实在太多了,倘若能隐藏起来,在面对别人时,就不必想着要表现出怎样的眼神才好,那该是一件多么轻松的事。

作为粘在社会关系这张蛛网上的一员,想要做自己并不容易,总有不想做却不能拒绝的事,也总有不想认识却不能拒绝的人。所谓的原则和信仰,真的能经得住利益的考验吗?人生就是要不断面对这些无奈吧,哪怕是在写私人日记时,我也总会不自觉地有所保留自己的真实想法。

做自己与任性之间有什么区别呢?我认为,前者需要成熟的克制,后者只是以自我为主心吧。或许,我想要的并不是做自己,而只是做个任性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