渚碧

< 我欲種菜 亦植薔薇 >

放生

其实,我很早便决定要将饲养的两条东方蝾螈放生了,但过了半年时间还没有行动。在这期间,有一条偷偷地爬出水箱,不知躲到了房间的哪个角落,几次搜寻都没有找到后,我便心安理得地放弃了。现在,它大概已经变成了干尸,想到这一点我不禁觉得有些恶心和恐怖。

我想将东方蝾螈放生,这与佛法没什么关系,我并不是为了积善修功德,只是因为不想养了而又找不到领养人。其实,这对东方蝾螈也是我从别人手中领养的,现在回想,当初的举动未免太草率,因为自己并不能给它们提供一个稳定的生活环境。它们虽然只是弱小的生命,但也有生存的权力。不过,我对自己的这种说法并不是很有底气,面对一些野生的昆虫时,我可以很随意地就剥夺它们的生命,只是因为它们没有宠物这层身份。

放生对施行者来说会有一种心理安慰和精神满足的作用,但却并不能随意而为,也需要科学的指导,否则不仅是对放生生物的不负责,也可能会破坏放生地的生态链,这样的新闻并不少见。我其实并不太清楚适合东方蝾螈生存的环境,只是觉得小面积的浅水域会比较好。如果是在以前的校区,倒是可以将其放生在校内的河里,但现在的校区却没有任何水域,我只好从地图上寻找附近的河流。

在一个下着雨的夜晚,我终于下定决心去放生了,在这样的时间点行动,好象自己要进行的是一场谋杀,事实上很可能正是如此。把东方蝾螈放在圆形的塑料杯里,骑着单车,我向着最近的一条河出发了,残冬的雨夜有点寒冷,冻得我的耳朵和手生疼。到达目的地后,那条河并不是我想象的样子,没有绿草茵茵的河岸,只有湍急浑浊的水流冲刷着水泥的峭壁,毕竟这是在城市中流淌的河流。我站在岸边,内心在犹豫,这样的环境显然不能让东方蝾螈生存,但倘若我将它丢在这里,便能减掉一个负担了,反正又看不到它的死活。最后,我还是没有下的去手,沿着河岸走了一段路也未能找到合适的地点,于是又带着东方蝾螈回家了,只能择日再去放生。

接下来可以选择的放生地点,我只能想到玄武湖了,虽然水域也太大,至少会有湖岸吧(印象中是有的),总比这次的河要好一点。一只小小的东方蝾螈,也不会对生态环境构成什么威胁,可能很快就会被大鱼吃掉了,而吃它的鱼也很可能被毒死。即使预测到了这样的结果,我还是想要放生,好象它不是死在我的手上,我就不是凶手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