渚碧

< 我欲种菜 亦植蔷薇 >

樱森满开之下

在电影「情书」中有这样一个情节:树收到博子寄来的信,里面写着「今天在回家的坡上发现了樱花的蓓蕾,差不多快感受到春天的气息了」。树把信拿给图书馆的同事看,她们想到了关于樱花的冷暗故事,比如樱花树下埋有尸体(这是梶井基次郎的小说),还有就是坂口安吾的「桜の森の満開の下」。

虽然电影看了好多遍,但我却只记得「樱花树下埋有尸体」这句话,因此在看到坂口安吾的小说时,我以为这就是树口中的那个故事。等到小说看完了,并没有找到樱花树下埋尸的情节,这时再翻出电影来一看,才明白是自己记错了。

坂口安吾,是我从动漫「文豪野犬」中知道的小说家,他在里面好像是一个间谍,与太宰治和织田作之助是好朋友,有一次我试着去读织田的小说,但不知为何只看了几页就放下了。我之前看过坂口的小说「白痴」,在一个名为「世界婚恋小说丛书·日本卷下」的集子里,但已经完全不记得情节了。集子里的小说,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太阳的季节」,我一直以为这篇是坂口写的,其实并不是。

「樱森满开之下」是我看的第一本日语小说,虽然单独成册,但小说的篇幅并不是很长,也正因为如此,才能让我有耐心看完。自从七月份考完N1后,我就没再学过日语,单词量不升反降,说是看完了,其实只懂个大意而已。

樱花,听起来似乎是浪漫之物,但在坂口的笔下却有这样的传说,经过盛开的樱林之下的人会发狂。就连杀人越货的山贼,看到樱吹雪也会涌上凉意,他下定决心明年要去樱林下坐坐,但明年复明年,男人一直没有行动。这一年,男人在抢劫路人的时候,看到一个女人非常漂亮,本来不想杀人的,却手起刀落杀了她的丈夫,抢了她去做妻子。从见到女人的一刻起,男人似乎就开始被女人控制,不再完全遵从自己的意志。

男人背起女人回家,在上坡的时候想歇一歇,女人却各种撒娇,不让男人停下来,而是让他一口气背回了家。来到男人的住处,女人看到男人已经有好多妻子,就指着好看的让男人一个个杀掉。男人也毫不留情地大开杀戒,最后只剩一个瘸腿的,男人也要杀掉,女人却让男人住手,把她留下来当仆人。男人扔下被血染红的刀,他被女人的美所吸引,自己的灵魂好像都被吸过去了,胸中开始感到不安。他觉得女人和什么东西很像,什么东西呢,对了,就是盛开的樱林以及从樱林下面走过时的感觉。

男人从来没见过这么美丽的女人,看着她梳妆打扮,就好像是在施加魔法一样。男人尽力满足女人的各种要求,感觉自己也为这样的魔法出了一份力,心中有一种满足感。然而,女人讨厌山中的生活,她想要到京都去生活,虽然男人心中不太情愿,但还是听从女人的话。不过,男人想在樱花开了之后再走,他终于决定去樱林下坐坐,但只感觉到了空虚,于是逃开了。

女人喜欢收集人头,于是男人就去杀人。小姐的人头、贵公子的人头、小和尚的人头、老和尚的人头,女人就用这些人头来演戏取乐。男人却渐渐地厌恶了京都的生活,他感到非常无聊和不自由,于是跑到山上去,看着天空中飞翔的鸟,下定了回到山里去的决心。令男人感动的是,女人愿意随着男人一起回去,她还想继续控制着男人。当男人背着女人路过盛开的樱林时,这次他没有选择绕路而是从下面穿过。这时,奇怪的事发生了,男人看到背上的女人变成了鬼,想要吃掉自己,他奋起反抗,掐死了女鬼。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女人已经没有了气息,而当他的手要去触碰女人时,女人突然化作樱花,消失在了风中。

这无疑是一个变态的故事,男人和女人之间有着一种畸形的关系,男人因沉迷女人的美而被她操控,女人则凭借自己的美控制着男人,她就是那令人害怕的樱花的化身,从遇到男人的一刻起,就使男人发狂了。这种畸形的男女关系,在谷崎润一郎的小说中很是常见。当然,小说的主旨并不仅限于男女关系,对于男人的孤独与空虚的描写,似乎也是对人生的一种诘问。男人正因为害怕孤独,才不敢去樱林之下,才会被女人所控制着,而他最后所见的女鬼,可能也正是他内心的孤独的具象。

幻想式的风格,诡异的气氛,以及诸多的不解与疑问,这篇小说我还得再看几遍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