渚碧

< 我欲種菜 亦植薔薇 >

位置

坐着的时候就得思考,思考什么呢,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

——那几本还没看完的书,要不要再捡起来呢,接下来的情节可能会让我不适。
——那些更新的剧,也没有勇气再看下去,看喜剧也需要勇气吗?
——那些想表达的观点和想写的文字,思绪却越来越远。
——未来的日子,漫长的一生,该如何接受平庸的自己······

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我是否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呢?事实上,我找不到自己的位置,我想逃离现在的位置。

没有真正的逃离,只有虚假的逃离。

骑车就是一种虚假的逃离。当我骑车的时候,我的位置是明确的,我是 GPS 上移动的一个点,我要到达的点是明确的,我要返回的点也是明确的。

我的思考也是明确的——
如何躲开侧方的车,如何超过前方的车;
如何在一个红灯前准确地停下来,如何在绿灯亮起的一刻启动;
如何爬坡,如何下坡;
如何分配体力,如何分配饮用水;
如何把一个不友善但又不会引起争执的眼神投给逆行的人。

骑车是一件单纯至极的事,有足够的体力,足够的时间,我可以永远绕着地球骑下去。总会有沿途的风景让人流连,有路边的美女吸引目光,但稍一走神就会出现危险,而且下一个路口仍然遥远。

生命也总会被我耗尽,不管是躺着,跑着,思索着,坐着叹息,骑车时被别人撞飞。


最近去了几个新地方,汤山、大连山,高淳慢城。

一开始骑车时,有买个运动相机拍一拍的想法,骑汤山时这个想法复萌,于是买了一个全景相机 Insta360 ONE X2。骑车还要拍东西会失去一些乐趣,但事后看拍下来的影片又会多一些乐趣。想要拥有两份乐趣的话,可能得让他人来拍才行。

汤山有温泉,但我没看到,路线还不错,骑一圈挺惬意,进入仙林就是我常走的路了。

从汤山转仙林
从汤山转仙林

想去大连山越野,一半风雨一半晴,淋成了落汤鸡,技术太菜,上山累死,下山吓死。

半是风雨半是晴的大连山
半是风雨半是晴的大连山

慢城很适合骑车,但高淳离南京太远了,来回 210 多公里,相当于骑了一站环法,骑得想让我脱单。

单飞慢城
单飞慢城

骑车的影片放在了 bilibili 上,以作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