渚碧

< 我欲種菜 亦植薔薇 >

我是怎样变黑的

小时候,每当长辈夸我长得白,心里总是美滋滋的;那时的我可能觉得自己是小伙伴中最帅的一个吧。其实在初中的时候,我依然是很白净的,那时也不运动,也不劳动,很少在阳光下暴晒,所以保养得不错。看看自己在初一时的证件照,真是青涩中带着几分帅气。

可是青春没有抵抗住年龄的摧残,等到十六七岁以后,我变得好像去非洲旅行过一次似的,皮肤不仅变得粗糙,而且也越来越黑了。我虽然并不是那种特别在乎外表的男生,但对自己的这种改变还是很沮丧的。而且随着自己认识的男生的增多,越来越觉得自己的相貌平凡。

在少年的心里,一直以为长得帅才能更吸引女生的注意,事实似乎也确是如此。在我春心正要萌动之时,却突然失去了这种资本,于我是一个很大的打击。不过我还有一个幼稚的想法,即认为写情书也是博取女孩芳心的有效方法,所以就苦练自己的情书写作技巧,到头来才发现这东西狗屁不是,我早就落伍了。

自从对自己的外貌不自信后,我就开始注意加强内在修养,以便拥有可以随时嘲讽那些“花瓶”们的资本。我立这种志向的时候,还没有类似于“吾日三省吾身:高否?帅否?富否?否。滚去读书!”这样的口号,我的自以为是的想法可都是从书上正儿八经地学来的。我那时的知识,把民国的文人分成了两类,一类是徐志摩这种又帅又浪的,还有一类是不修边幅却满腹诗书的,比如刘文典。我想,既然自己的硬件条件挤不进第一类人,那做第二类人也可以,特立独行,至少能引得一二女生倾倒吧。我朝着这个目标努力,最终却只完成了一半,你一定猜到了——不修边幅。其实,我最佩服的是沈从文和鲁迅了,可以勾搭自己的女学生,我想我总不能勾搭小学妹吧,至于老师,一是长得不漂亮,二是年龄差距太大我吃亏,也只好作罢了。

当我站在大学的小丘陵上总结初中高中的时候,我把自己恋爱未遂的原因归结为长得不帅。我深知自己长了几颗痘痘(其实一颗都没有),所以从不追漂亮的女生,只追和我外貌比较配搭的,再者我学习成绩还比她们好,看的书比她们多,怎么会老追不上呢?我思前想后,只有一个原因,她们想找更帅的男朋友,这肯定是因为韩剧看多了。在经历了几次惨痛的失败后,我终于在中国传统文化中顿悟了——“守株待兔”,只是我不知道这世界上有没有这样的兔子,好在我还有六七十年可以等(是不是比中国人的平均寿命高了点呢?)。

我再用初高中的生物学和地理学知识分析一下自己变黑的原因。第一,我可能是基因变异了,因为我老爸老妈可没我这么黑。第二,北方人要比江浙人黑点吧,显然我生不逢地。第三,温室效应导致紫外线照射增强,硬生生地把我晒黑了。第四,想不起来了。

如果从哲学和心理学角度解释,那门道就更多了,最主要的一点是,为我自己的失败找到了一个替罪羊——为什么没有女朋友?长得有点黑;为什么夜里被人撞了?长得有点黑。

其实吧,长得黑也不能怪我,得怪我的皮肤自己不争气。不争气也就算了,还整天露在外面显摆。相比之下,我的内心可要低调多了,可谓“养在深闺人未识”。

我不在乎我有多黑,我只在乎我的心是不是可以更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