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走过操场的围栏时,草丛里的蟋蟀起劲地叫个不停,似是提醒我在这夏夜该去草地上沾沾露水,看看繁星。这样听着听着,我的心里不禁泛起一股温柔,却是想到了萤火虫。

对我来说,萤火虫就是夏天的象征,然而我却好几年不曾见过它们了,只是最近看的电影和小说均有提到,不觉地又引起了我的浮想。俊河捧着一豆绿光送给珠喜,令狐冲摘来星辰饰在师妹的帐里,这在我小时候都是不能懂的,我只是觉得这飞虫绿莹莹的怪好看,就一定要捉来瞧一瞧。依稀记得这虫子长相并不俊,但是也不太吓人,否则以我的胆量是绝不敢拿在手里的,它们的腹部一节一节的,闪着淡淡的绿光,似是透明一般,用手捏着在黑夜里一闪一闪的甚是美丽。听说这飞虫是很脆弱的,一旦被人捉住便不能再飞了,只有静静地等死。想到这一层,有时候我并不忍心去捉它们,有时候玩够了就放它们自由(其实已经奄奄一息了),好多次我都会捉一只放在自己的床头,在还没有睡着的时候就看它的淡淡的光点,也不会疑心是什么妖魔鬼怪,只是等次日一早起床再去看的时候,它已经是瘪瘪地死去了。

萤火虫漫天飞舞的日子,真是快乐呀,或许是因为什么都不懂吧。其实萤火虫并没有很多,多到像天上的星辰落下一样,比蜻蜓都少了许多,但走在大街小巷总是能够看到它们飘忽而过,就像是赴宴的精灵,游园的精灵。只是慢慢地,萤火虫从我的生活里消失了,像许多其他东西一样,悄无声息。现在,当我走在街上时,已不再去寻找萤火虫,也不会因为看不到它们而感到惊讶,我惊讶的是,哦,原来世界上还有这种美丽的昆虫啊。

我想什么时候,肯定是在夏天,在夜里,我应该到山里去,到森林里去,去找找萤火虫,不是找回童年,只是找找现在。

突然想写这些东西,是因为看了《萤火之森》,一部很短很美的片子。每年夏天,萤都会来森林里和阿银玩,一个是人类的小女孩,一个是不能让人类触碰的大男孩,从萤六岁那年在森林里迷路开始,直到她成为亭亭玉立的高中生。两人在森林里尽情地玩耍,爱情也就这样悄然地发生,然而相互喜欢却不能相互依偎。在妖怪们举行祭典的那一晚,阿银把自己的面具戴在萤的脸上,轻轻地一吻,就在这时两个人类的小孩跑过,阿银扶了一把差点摔倒的孩子,身体开始消失,在这最后的时刻,萤终于拥抱了阿银,阿银也终于拥抱了萤。呵,这大概就是命运吧,不过他们都留在了彼此的心中,这就是幸福的。萤预料得不错,明年夏天她再也不能见到阿银了,然而她还是到森林来了。

这又让我想起了另一个名叫萤的女孩,当她终于拜了羽高(亦作诗形、泡沫)为师,躺在盛开着向日葵的草地上等待师父从森林里出来的时候,漫天的泡沫随风飘来,轻轻地落在她的身边,这是垂死的羽高最后的忍术,是他对萤的叮嘱和祝福,希望她能够好好地活下去。我想,笑靥如花的萤,一定能够感受到羽高的用心。

名叫萤的女孩,大概都不错吧,而我,也应该在这温柔的夏夜里去找寻萤火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