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存在的恋人

据朋友说,晚上在同寝室的同学入睡后,她曾偷偷地哭泣。偶尔想起桃子的时候,手辰唯有对这件事感到很抱歉。

虽然不是亲眼所见,但想到一个柔弱的女孩在夜阑之时落泪,而这又是由自己引起的,手辰便不能不感到羞愧。即使过去了很多年,他还是不能原谅自己。

如果现在对桃子说一声抱歉,是否便能消除内心的愧疚呢?可是手辰早已失去了桃子的消息,即便打听出联系方式,这声抱歉也是说不出口的,而且是否有说的必要,手辰也表示怀疑,可能只会给对方徒增困扰。余生,就让自己一直背负这良心上的愧疚吧,也算是对自己的惩罚,手辰只能这样想了。

如果真要请求原谅,那便不仅只是桃子了,每一个接受了手辰的女子,都曾因他而落过泪吧。只是,手辰除了自己的眼泪,还没有为哪个女子拭过泪水,甚至都没有见过。现在,手辰早已和她们断了联系,把过去的事忘记,对双方来说才是最好的选择。

在手辰的青春里,恋人并不是实体,而只是他在脑海中描绘出的幻象,只是这种幻象却也需要寄托在一个实体上,否则就未免太虚幻了。至于这个实体是否和自己的想象一致,以及她对自己是怎样的看法,手辰其实并没有考虑太多。毋宁说,在手辰的设想中,被拒绝的场景要远多于被接受的场景,正是这种悲剧性的结局,更能让他陶醉于自己的幻想世界。

桃子就是这样一个寄托了恋人幻象的实体。为什么是她呢,手辰也并不能说清楚,在他以后喜欢过的人中,似乎没有与桃子相似的。或许,是桃子身上洋溢着的可爱的少女的气息,让没有接触过很多女性的手辰所倾心吧。除此之外,手辰已经不能想起更多,桃子的面影,已蒙上太多岁月的灰尘而失真了。

对于缺乏勇气而又自缚于学校纪律之下的手辰,自然是没有向桃子告白的可能。于是,这种对于恋人的憧憬以及对其实体的喜欢,只能埋藏在手辰心中,至于是否在行动上露出了马脚,恐怕是难免的吧。手辰还记得的,放学之后他会故意在教室或车棚逗留一会,等着桃子和她的朋友们姗姗离去才回家,而且平时也会像一般中学生一样做一些让桃子生气的行为,不过却没有给她的自行车胎放过气。这些举动并不算特别,但如果只对桃子一人而做,就显得有些不正常了。

但不管内心怎么煎熬,手辰都没有说过告白的话,也没有寄过告白的信,就这样过了两年,迎来了毕业。毕业之后,手辰也就没有机会再见到桃子了,他决定将这个恋人埋葬在心底,像曾经做过的那样。

不过,命运有时候就喜欢开玩笑,在高中的开学日,手辰居然见到了桃子,除了惊讶,便是狂喜了。手辰那颗已经逐渐平静的心,又开始不自觉地骚动起来。从几年前就开始郁积的情感,像不断往里面充气的气球,早晚会迎来爆炸的临点,手辰逐渐无法控制这气球的膨胀,只能静静地等待着爆炸的一刻。

终于,在某一个回家的晚上,手辰撕下某本辅导书的前言,在空白的地方写下了自己一直想说的话,然后把它装进信封,寄到了桃子的家里。后来手辰对于此事深感后悔,首先是不应该用什么辅导书的前言,对一封情书来说,这未免太过敷衍。其次,这封信怎么能够寄到桃子家,肯定会被她的父母看到吧,应该寄到学校才对。像这种简单的问题都没有顾虑到,手辰也不禁觉得自己有些愚蠢。

手辰曾担心信会寄不到,但却在某天收到了桃子的回应,只是这回应的内容,手辰已经完全想不起来了,因为自此之后,他好像就没有再和桃子说过话。为什么呢,手辰也这样问过自己。有天晚上下课后,在回宿舍的路上,手辰遇到了桃子和她的同学,这位同学开玩笑地说,「你们怎么也不牵手呢?」。手辰或许只是笑了一下,便就各自分开了。

好像只是想给以前未完的事画上句点,手辰在鼓足勇气迈出第一步后,突然又变得畏缩了,把桃子一个人丢在相约的地方而逃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