渚碧

< 我欲種菜 亦植薔薇 >

我居住的街

白天只有三个小时,对我来说实在是太短暂了,所以一起床我就会立刻拉开窗帘,虽然视野不佳,至少也能感受到外面的天气,并让少得可怜的光透进房间。从吸饱了阳光的街上看过来,我的房间内漆黑一片,可以无所顾忌地做自己的事,并能看清过路人的脸庞,这让我觉得很安心。

每次醒来的时候,都会觉得很幸运,可能只是心理作用,但那种游荡在猝死边缘的感觉已在我心中埋下忧惧的种子,嘴上总是说着不怕死,却也不想以这种方式死去。明明都是劝别人不要熬夜的,但我入睡的时间也不遑多让,并且每次都能找到理由,虽然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比如,读一本有些惊悚的侦探小说,我不知道别人是什么看法,在我看来它只值这个价位。

这种消遣读物就像煮得恰如其分的土豆块一样容易入口,切分合适的章节,对话支撑的情节,适合在点餐前或地铁上看一段,然后去忙其他事,有空了再接着上一节继续看。然而我必须要把它看完,作为系列小说的最后一部,了结多年前的心愿,即使前面的情节相隔太久已经几乎不记得了。

还有几个小时窗外就将有朦胧的白光,而我也已经困得不行,看来没办法在这一夜结束了。醒来后翻开没有合上的章节,错过了午餐时间,终于接近尾声的时候,天色也暗了下去。又是没有实感的一天,时间从不会骗人,我从夜晚索取多少,它就从白天夺走多少,到头来一点便宜都没有占到。

我笑了,虽然不是夜行动物,但我真的在夜晚才出没于街上。去书店里给这本小说收个尾吧,几分钟的路程就能到,顺便也活动一下身体。走下小区后门的台阶便是一个很大的十字路口,少了楼宇的遮挡视野也开阔很多,前段时间散步时才站在那里欣赏了冬日群星,后来发现在街的另一头视野更好,就和我在家乡看到的一样,六边形包裹着那片熟悉的夜空。

今天也有很美的一夜,等待红灯的时候,我看着天上的月如钩,多么完美的形状和色泽啊,好想就定格在这一刻。对我来说,在书店里闲逛通常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就像期望在街上遇到百分百女孩一样去寻找那一本喜欢的书,但当怀着明确的目的而来时,这样的闲逛就纯粹是浪费时间了。找个长凳坐下来看电子书,显得对身边这一排排定价虚高的纸质书不够尊重,我还是悻悻离开了。进店时夜空只有月亮和火星,现在也能看到金牛的眼了,不过我在书店逗留的时间应该不长,毕竟眨眼的工夫就会有一颗新星出现。

就在吃饭时结束这件事吧,我走向常去的面馆。几个月前街上新开了一家花店,路过的时候我总会往里面看一眼,老板大概是个已婚的女人,远看还有一些姿色,她的穿搭总是那么合身。书的最后我看得很痛苦,是那种食之无味但又要吃完的感觉,就像今晚的面条,细细去嚼的时候才发现煮的不好。

我住的这条街,第一次来的时候是在夜晚,虽然只有几百米长却还迷路了,茫然不知所措之下只能让出租车载着我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