渚碧

< 我欲種菜 亦植薔薇 >

做个少数派

最近换了一副眼镜,是日光下可以变色的,满足了我长久以来想戴墨镜的心愿。在我看过的视频和照片里,Atsushi、Toshi和黒田俊介总是戴着一副墨镜,这种不被别人看到眼睛的神秘感让我着迷,就像初中时想要效仿鲁迅先生抽烟一样(不过我活到现在只抽过一口烟,而且是个强烈的烟草厌恶者)。

我并不想和别人有眼神的交流,加上眼睛因为高度近视变成了死鱼眼,无论从哪方面来看,把眼睛遮起来都是最佳的选择。然而,成天戴着墨镜未免有些太显眼了,这是我的顾虑,而变色眼镜就是一个折衷的选择,在室内一如往常,在街上人来人往谁也不会在意。

戴变色眼镜的人估计不多,还引起了熟人们的好奇,刚开始自己也有点害羞,渐渐就习惯了,只要自己不觉得尴尬,完全不用在意别人会有怎样的看法。

从小到大,我都是想去做一个少数派,与其随波逐流,特立独行才能让自己更显眼吧,虽然我不是爱出风头的人,但也不想做个平庸的人。其实,是否平庸与是否是个少数派并无关系,但总得做点什么。

所以,当周围的同学都在玩篮球时,我去玩足球,当玩足球的同学也增多后,我又去关注橄榄球、冰球和棒球。看的书也和别人不一样,网络小说完全没有兴趣,通俗文学也几乎不碰,虽说没看什么稀奇高深的书,但我读的小说也不是那种常见的。在音乐和影视方面也脱离了同龄人,中国的歌和剧从几年前就不碰了,现在的明星一个也不认识。

在软件和服务的使用上,也都是尽力去用小众或开源的产品。电子邮箱之前用的是Tutanota,最近因为对开发者不满,虽然说了再给一次机会,但还是麻利地转到了Mailbox.org。云存储和云同步用的是Hetzner提供的Nextcloud,等等。

这些事,与其说是想做个少数派,不如说是自然而然就做出的决定。主流的东西并不能让我喜欢,有时反而让我走入另一个极端。

前段时间在追「进击的巨人」,动画更新的速度太慢,就看了一下漫画。巨人的确很好,但吹的人太多太过,反而让我感到厌烦,以至于失去了兴趣。就像对苹果的态度一样,产品在某些方面做得很棒,但粉丝吹得太过,一副没有苹果世界就是黑暗的样子,实在是受不了。这种好恶虽然有些欠缺理智,但这就是我的性格。

所谓的少数派,不应该是刻意的特立独行,而是抱守着自己的信念一路前行。真正的少数派,大概应如方舟子所说,在石头和鸡蛋面前,永远站在鸡蛋一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