渚碧

< 我欲種菜 亦植薔薇 >

偶遇的骑友

前段时间,想试着爬一下头陀岭,然而只是骑上去范墓的坡已经气喘吁吁了,尚有自知之明的我当场打了退堂鼓。在小坡顶休息的时候,有位大叔刚好从另一侧的坡牵车上来,码表似乎出了点问题,问我会不会调整。

我自然是不会了,但权当是休息吧,大叔和我交谈起来。先聊了一下骑行的经历,我才刚骑车一个多月,大叔经历更丰富一些,几年前曾带着十岁的儿子从南京一路骑到青海湖。今年儿子中考,中考之后大叔准备再和儿子骑车去滇池,所以最近在练车。说到长途的骑行,自己现在已经没有这么多时间了,不禁惋惜起学生时代的暑假,大好时光白白荒废。

提到孩子,话题突然就转到了现在学生的课业压力乃至中国教育的话题上。南京的学生好像绝大部分都在各种机构里补课,大叔却没有顺应这种风气,而是任孩子自然发展,孩子的学习成绩还不错,父子关系也比较融洽。对于补习班是否有用,大叔是持怀疑态度的,在我看来,这也取决于学生。大叔还觉得中国教育很有问题,这算是老生常谈了,大叔没有上过大学,我调侃了自己的大学生活,在我看来,大学更多的是一种体验。

学生的压力和叛逆除了来自于教育制度,父母的过高期望以及不理解不支持孩子的选择也是一个原因,大叔给我讲了两个朋友家的例子。一个小女孩从小学习成绩很好,到了初中可能没有那么突出,补习班也一直上着但没有太大效果,最终得了抑郁症。父母觉得这些年花了这么多心血来培养,继续坚持让孩子上学,小孩最终跳楼了。为了验证大叔的话,我试着在网上搜寻相关的新闻,但没有找到。另一个孩子从小就报班学英语,现在想出国父母却不允许,小孩一下子就失去了目标和学习的动力。大叔说,「家长整天说别人家的孩子,别人家的孩子,但从来没有考虑过别人家的家长。」这句话似乎还挺有道理的。

最后我们聊到了人生。大叔没有说自己的工作,但应该是自由职业吧,当我说到自己的体力较弱时,大叔看了我的舌头和牙龈,说我这个年纪牙龈不应该这么短,让我平时多补一下,据此猜想大叔可能是中医吗?大叔说自己在青岛有个小房子,暑假会带着家人去玩个十几天,朋友们说你钱也不多,劝他把房子卖了,他不卖,说这才是生活。大叔说自己在学佛,最近花七万元报班上了三天课,朋友们都说你傻啊,但大叔觉得值,学到了三句话,对自己有用就值了,不要在意别人的看法。大叔给我讲了第一句话,叫做「外在卓越,内在毁灭」,也没有解释,咱也不明白。

临别的时候,大叔还给我留下了两个问题,也是他已经参透了的问题,一个是「为什么人人都是佛」,另一个是「打败魔鬼最好的方法是什么」。虽然我对佛学没有什么兴趣,但对于别人的人生哲学,我是无权置喙的。在我看来,大叔是一个很达观的人,是一个会去思考人生意义的人,这一点就比我强了。总之,这次偶遇还是一件蛮有趣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