渚碧

< 我欲種菜 亦植薔薇 >

恰如其分

医生说我是膝盖劳损,问题不大,但需要静养三个月,不能做剧烈的或长时间的运动。

我知道自己的膝盖承受的压力已经超出了极限,每次长途骑行或长跑之后的痛感都在提醒我——该停下来了。然而我不想停下来,当激情还在的时候,抓住这不知何时便会突然结束的空余时间,去好好享受在路上的感觉——悠闲、疲惫、兴奋和绝望。

人生很长,我也不想因一时痛快而失去慢慢体味爱好的乐趣,终于还是去了医院,遵医嘱休息了一个月,多半也是因为工作没有时间。医生开的药,说是帮助不大,我就断断续续地吃着。

最近又有了时间,已经按耐不住出去玩的心,虽然疫情笼罩着南京,但还没有烧到我住的地方,便像个无事人一样,骑了几次车。

到长江边和到紫金山的路差不多远,永济大道的晚上有很多机车骑士,看起来很豪华的机车停在路边,全副武装的骑士们在路边聊天。我没见过他们在路上飙车,大概是我去的时间太晚了,只能听到他们离去的马达声从远方传来。

在燕子矶可以看到很多星,比市区要多,我太久没有仰望星空了,又分不清方向,这个季节那颗格外明亮的星是谁呢?不是织女,更不是天蝎之心。哦,打开星图才恍然大悟,原来是木星,旁边的是土星,接着就是夏季大三角了。知道了这些,我好像就心满意足了,其他的星也不想再去一一辨认。

「今人不识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虽然是同一个月亮,但照着今人和古人的光已经不一样了。光是时间,昨日的星光永远都不会复见了。

因为疫情,路边的小店开了关关了开,多年前给朋友买过奶茶的店也没了。来了一家「江南小酥」的点心铺,我最近常去买点点心吃。我喜欢甜一点但又不能很甜的甜食,合我口味的不多。前天从旁边一家更朴素的铺子买了一盒油果,正是我想吃的,不是很软,不是很大,也不是很甜,刚刚好。

刚刚好就好了,如果少一点欲望就没有意思,如果多一点欲望就会很累,过这样的生活就好了,如果能过这样的生活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