渚碧

< 我欲种菜 亦植蔷薇 >

  1. 可怕的算法

    Pinterest已经创立很多年了,虽然经常在网站上看到那个标志性的花体「P」,但直到最近我才开始试着使用它。在保存了几张女孩的照片后,推荐中便被相似的照片占满了。这应该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省去了自己寻找照片的麻烦,但我却觉得有些可怕...…


  2. 已经四月份了,没有下雨,气温还是达不到20度以上,到了晚上,我甚至觉得有点冷。明明是焕发生机的春天,却还被寒意侵袭着,这种滋味并不好受。对我来说,冬天早已是遥远的过去了,但现在看来,人间并没有摆脱掉它那长长的尾巴。偶尔一次见到师弟师妹...…


  3. 与技术沾点边

    1一次在群里聊天时,谈到了Gboard键盘,我抱怨说可用的符号太少,原来却只是我不会用。在群友的指导下,我终于发现了其中的玄机——点击=\<会显示隐藏的符号,长按一些符号会弹出更多选项。以前,我竟从未想到过这一点。Gboard是...…


  4. 拥抱RSS

    在这个信息泛滥的时代,我想自己已经多少患上了「信息恐惧症」。一方面,如果每天不看点新闻,总觉得失去了什么;另一方面,对于铺天盖地的信息来源,又有选择困难。自从进入大学后,我便没有买过杂志和报纸,既然可以从网上方便地获取信息,这些传统的...…


  5. 死亡与怀念的歌

    中学的时候,在一本书页已经旧的发黄的诗集中,我读到过一首题为「歌」的诗,作者是徐志摩。当时,我就喜欢上了这首诗,如果有一天我迎来了死亡,就让这首诗成为最后的话吧,我曾这样设想过。后来,在罗大佑的歌中,我意外地发现了以这首诗为词的歌,收...…


  6. 当我等待下雨的时候

    早上起床的时候,听着窗外哗啦哗啦的声音,我总以为下雨了,可是拉开窗帘一看,却是一片晴朗的天色。为什么不下雨呢,我感到很失望,甚至责怪起上天来。晚上去洗手间的时候,也听到窗外的急雨声,欣喜地往外张望,却只是一阵风在树叶间摩挲。为什么不下...…


  7. 保罗讲故事

    一千个乐迷心中有一千披头士,就我来说,在四人之中,我更喜欢保罗·麦卡特尼。保罗和约翰·列侬是披头士的灵魂,乐队的绝大部分歌曲都是由他们两人创作的。列侬除了做音乐,还参与反战等社会活动,他的反叛与前卫以及特殊的死亡方式,使其成为一种时代...…


  8. 人生不相见

    年前,朋友找到工作的时候,给我发了一个红包,这好像是我第一次收到他的红包。大三的时候,他去伯克利交换,回来之后便对我们的专业失去了兴趣,转行要当程序员,他比我聪明而踏实,学起编程来入门很快,我却对这项技能可望而不可及。毕业后,他去了卡...…


  9. 如果你能在秋天来

    艾米莉·狄金森是美国十九世纪的著名女诗人,但她在生前只公开发表过十首诗,直到死后近70年才名声大噪。狄金森的一生充满传奇色彩,她从二十五岁就开始隐居,终生未婚,后人对其恋爱生活多有猜测。有人认为,狄金森隐居是因为恋爱失败;还有人认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