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子的幸福

幸福,是什么呢?

在为他人做嫁衣裳的时候,素子也能心平气和了,因为她也有了恋人。

接到父亲病重的电话,素子拉上交往一个月的数夫赶回家,是为让父亲看到自己有了归宿,也作为和数夫两个人的旅行。父亲勇造原是一所中学的校长,却在退休后晚节不保,抛弃妻女,跟着一个可以做他女儿的女人多江跑到了伊豆。姐姐组子也赶来了,见了数夫却是尴尬的沉默。十年前组子和数夫的哥哥交往,快要结婚时却被抛弃了。父亲并没有大碍,只是虚惊一场,他看着电视节目,晚上起来偷看客人寄存的行李,被年轻的情妇指责,这样的生活,或许对父亲来说是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

素子和数夫、组子睡在同一顶蚊帐里,回忆着以前的事。她在激动时会有腋臭,因此只能放弃当美容师,当初自己的弱点被姐姐粗鲁地说出来时,素子感觉被刺伤了,心中也生出了嫌隙。而与数夫交往时,素子让他闻自己腋下的味道,数夫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吐出来,又深深地吸了一口,像闻到花香的小男孩。素子看着身边的这个男人,对姐姐的怨恨也消融了。夜半醒来,看到数夫在门廊里吸烟,素子想象着这就是结婚以后的生活吧,当初父亲离家之前也有这样的光景。

姐姐要开店,素子也来帮忙1,开业那天,素子拉来了数夫作客,其实是想试探组子与数夫的关系。店主也是追求过姐姐的八木泽认识数夫,但他什么都不说。可是,姐姐却被以前的顾客刺伤了。

去医院探望的素子与八木泽,却意外地听到了组子在与数夫说话,八木泽想关掉对讲机,却被素子阻止了。原来十年前,组子和数夫曾有过一夜的春宵,两个人都无法忘记。素子和八木泽走过长长的走廊,推开病房的门,装作一切都没有发生,用毫无芥蒂的爽朗声音与数夫打招呼。这时,素子闻到了那种味道,是姐姐身上的,姐姐一兴奋也会有体味。

或许,当初数夫怀恋的,是姐姐的体味吧,是与姐姐享有的幸福时光吧。回去的路上,素子握着数夫的手,这样想着。数夫的情感,都藏在心里,不让人看透,他喜欢自己,但还是更喜欢姐姐吧。

与其在被姐姐的心和身体占领的男人旁边痛苦挣扎,不如离开河流,去大海,去另一番世界生活,这才是世人所说的幸福吧。

但是,素子感到了回握过来的数夫手指的力量,想要多呆一会儿。虽说每天都很痛苦,但痛苦的时刻,哭泣悔恨的日子,才让人感到生存的重量。

这难道不也是一种幸福吗?

就算他的心里还装着别人,就算只有一点喜欢我,只要他不松手,便愿意一直陪他走下去,这样的女人,也有很多吧。

  1. 开店的事,与向田邦子在『饭屋繁盛记』中所写的自己的经历很相似,开业当天下着雨,忘记拿掉“准备中”的牌子,客人只是向店里张望而不进门,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