渚碧

< 我欲種菜 亦植薔薇 >

重玩炉石

朋友说,他最近又开始玩炉石了,于是我也回归了。当初,也是在他的推荐下才玩的。

我玩炉石的时间不算早,好像是从14年的夏天开始的,那时这游戏在同学之间非常流行,我也投入了很多的精力,在上课时偷偷地玩,经常和朋友切磋,晚上会看直播和比赛。熟能生巧,我也从一开始的一无所知慢慢地懂了很多。

在玩炉石之前,我还从未在游戏上花过钱,但有一次被奴隶主暴打之后,不甘心的我也想充钱变强,于是购买了冒险模式。当然,开通冒险模式只是让你拥有一些强力卡牌,能不能打好还是看个人实力。后来,为了想玩一些套路,也买过两次卡包,但是运气太差,总也抽不到想要的卡。40包卡大约只能组一套主流的构筑,到现在我仍觉得很昂贵。

在玩过的所有游戏里,我都算是一无是处的底层玩家。炉石是可以免费玩的,只要你打得好和肯花时间,便可以获取丰厚的金币和奖励,积累想要的卡牌,如此往复,强者愈强。显然我并不是一个强者,因为我有怕输的心理,打天梯时,每当赢了几把后,害怕接下来会输,便带着胜利的喜悦退出了游戏。没有耐心和恒心,别说上传说了,连所谓的低保也从来没有拿到过。不过,菜鸟也有菜鸟的快乐,每当打出精彩的对局,便会很有成就感。而且,我玩游戏很大程度上是为了与朋友一块玩,或者是逃避现实,所以输赢其实并不太重要,但赢还是总比输来的好。

在我当初玩过的套牌中,特别喜欢OTK卡组,比如奴隶战冰法爆牌贼等。奴隶战对伤害的计算要求很高,我还没有练熟,战歌指挥官这张卡便被削了,山东兄弟「遍插茱萸少一人」,奴隶战遂成了江湖上的传说。冰法的快感在于虽然我全场都在挨打,但你就是打不死我,而我可以一回合斩杀你,这是一种抖S还是抖M心理呢?抽卡对炉石来说是很重要的一环,手中的卡牌越多意味着选择越多,场面也越有优势。爆牌贼的乐趣则是看着对方因手牌满了而新抽到的卡一张张爆掉,最后因抽卡太多杀死了自己。当然,OTK还有很多其他的卡组,比如我曾用鱼人骑满血斩杀过对手。官方对这种卡组好像不太喜欢,毕竟在自己爽的同时,对手的体验一定很差,虽然像爆牌贼这种卡组,胜率其实非常低。

或许是当初太喜欢炉石,所以对一些强力卡组的改动以及退环境的消息出来后,我对炉石感到非常失望和愤怒。那年寒假,学校炉石群举办了比赛,我也报名参加,第一轮在0:3落后之下四关对手的环牧,第二轮同样也是0:3落后扳成了3:3,但赛点局是奴隶战对土豪战,我没有丝毫胜利的希望。当然,我带奴隶战也是无奈之举,因为自己太穷了拿不出其他的卡组。由于退环境的消息,加之朋友去美国后弃坑了,我也卸载了炉石,连剩下的败者组比赛都没有参加。

gwent

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假期里很无聊,我又玩了几个月的炉石,是青玉德、海盗战和宇宙术三足鼎立的版本,玩起来非常无趣。这使我更加讨厌炉石。要说炉石是竞技游戏的话,我并不认同,它的随机性太夸张了,虽然看起来很有趣,但就我来说,不能控制自己的卡组是一件很愚蠢的事。那时,炉石界的名人Lifecoach推荐了昆特牌这款来自于「巫师」的游戏,其玩法与炉石截然不同,简而言之就是比大小。我买了一个内测码,还买了加速器,也试玩了起来,虽然组不出完整的卡组,但也玩得很开心,还充钱买了60桶卡。大概是波兰蠢驴没有经验吧,昆特牌的玩法不断变化,后来竟然也学炉石搞起了随机性,这让我感觉自己被背叛了,玩了一阵后终于也弃坑了。可以说,随机性的加入摧毁了昆特牌本来就薄弱的根基,玩家流失非常严重,包括当初力荐的Lifecoach。意识到问题的蠢驴重新设计了游戏,但好像还是不怎么成功吧。我只能缅怀一下当初的快乐,如果没有手机端推出,应该是不会再玩了。

由于长时间不关注,我已不清楚炉石现在的情况,不管怎样,我都不会再对它抱有什么期望。没有新卡,没有存款,也不想充钱,只是随便玩玩罢了,不知道哪一天又会将其卸载。所有的卡牌游戏都是一样的吧,如果只有几套卡组,玩的久了总会生厌的吧。所以从运营角度来说,退环境其实是有必要的,可以给游戏注入新鲜感,增加活跃度,提高生命力,而为了平衡性弃掉以前的玩法也无可厚非,前提是新玩法得更有趣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