渚碧

< 我欲种菜 亦植蔷薇 >

土方岁三与新选组

看过动漫「银魂」的人想必对真选组不会陌生,近藤勋、土方十四郎、冲田总悟、山崎退、斋藤终等角色都很有人气,而这些人都是以幕末新选组的成员为原型的,分别对应着近藤勇、土方岁三、冲田总司、山崎烝和斋藤一,我在以前的一篇笔记中也总结过,那是在看了「坂本龙马」后写的,而新选组只是其中的一个配角。这几天,匆匆看了一遍写土方岁三的「燃烧吧!剑」,对新选组的描写自然更加详细,现在趁着记忆还清晰,对书中的情节作一点转述。

首先声明,我是很讨厌新选组的,连日本人都不讨厌他们,我一个中国人有这种情感实在奇怪。原因是这样的,在看一些书的时候,我并不能总是做一个冷静的旁观者,而是喜欢将自己带入书中的角色里。因此,在看「坂本龙马」的时候,我自然是站在龙马的尊攘派一方,对他们的敌人新选组也就不可能喜欢的起来了。在看「燃烧吧!剑」的时候,每当读到土方岁三与人交战的情节,我恨不得他赶快被杀死,然而他总是能够活下来,直到小说的最后一章。

日本武士喜欢剑术,在幕末的江户,有三大剑术流派,分别是北辰一刀流、神道无念流和镜心明智流,坂本龙马就不辞辛劳从土佐到江户的北辰一刀流道场学习,桂小太郎是神道无念流的高手,土佐的勤王志士武市半平太则属于镜心明智流。除了大道场,也有很多小道场,近藤勇的天然理心流就是其中的一个。当时的道场,集聚了来自各藩的武士和浪人,他们在剑术上相互切磋,在思想上相互碰撞,涌现出了一大批人才。像北辰一刀流的门人,很多都是勤王志士,比如清河八郎、坂本龙马、伊东甲子太郎、千叶重太郎等。

近藤的道场是武州乡下的一个小道场,招收的门徒也多是农民和旗本家的仆人,为了维持生计还不得不外出授课。近藤、土方和冲田同属于天然理心流,这个流派讲求气势,在实战中很有威力,用竹刀反而体现不出来。所以,有时为了应付来道场踢馆的人,还得去大道场请人帮忙,桂小五郎就曾为近藤的道场代打过,当时土方对桂就没有什么好感,后来桂险些死在新选组的刀下。

近藤和土方不是武士,但他们却有一颗成为武士的心,希望自己也能像战国的武士那样,凭借一把剑打出一番天下。土方对于荣誉的渴望,从他对女人的喜好上也可见一斑。土方想要的女人,不一定要长得漂亮,但一定要有身份,最好是武士家的女子,而不能是农家的女子。土方听说某寺庙的住持有个女儿,特意跑去占有了她,但第二天看到那女子穿着农家的衣服在桑田里采桑,感到非常失望,立刻就离开了。后来,土方与一个神官的妹妹佐绘成了情人,而正是在和她的一次幽会后,土方第一次杀了人。

当时,土方正要翻墙离开神官的家,却撞见了被主人请来护院的六车宗伯——另一个乡下流派甲源一刀流的剑术教头。六车认出了土方,本想放他走,土方却觉得不能让别人知道自己的事,痛下杀手杀死了六车。因为这件事,当然也是为了争夺地盘,甲源一刀流的另一位教头七里研之助屡次想杀死土方,但都被土方巧妙地化解了,甚至还让对方屡吃苦头。两人的恩怨一直延续到了京都,一个作为新选组副长,一个是攘夷浪士。

后来,由于爆发了一场瘟疫,近藤道场的门生都四散逃走了,道场的生计逐渐难以为继。此时,正值清河八郎说服幕府征集建立浪士组,向各个道场发了文书,但近藤道场太小,并没有收到,是道场的食客、北辰一刀流的山南敬助带来了这个消息,众人经过一番商讨后,近藤、土方、冲田、山南、斋藤、永仓新八、井上源太郎、藤堂平助、原田左之助等九人决定应征浪士组。

在去京都之前,土方想买一把名剑和泉守兼定,遂向姐夫和姐姐要了一百两,到各个武器店去问,终于有一个识货的盲人老伯以五两的价格卖给了土方,这个老人只是觉得名剑要有相配的主人,即使白给土方也愿意。得到名剑的土方,接连几晚到路上斩杀夜行的浪人试剑,他的好勇斗狠,在这里得到了淋漓的体现。

清河八郎组建浪士组的初心本是想借幕府之手成立一支勤王之师,但近藤一派和芹泽鸭一派却不愿意,于是刚成立的浪士组就这样分裂了。土方向近藤出主意和芹泽鸭联手,并通过芹泽哥哥的关系联系上了负责守卫京都的会津藩,他们想在暗杀清河八郎之后自立门户,但土方的暗杀计划却没有成功。不过,清河八郎还是带着浪士组回了江户,留在京都的近藤和芹泽两派如愿成立了新选组。后来,清河八郎被佐佐木唯三郎的见回组所暗杀。

新选组成立之初,局长有三名,由近藤、芹泽和芹泽一派的新见锦担任,副长则只有一名,也就是土方,直接负责队伍的管理。土方认为,领导太多不利于命令的上传下达,只设一名副长才能保证自己对新选组的控制。刚开始的时候,新选组比较寒酸,土方让亲信到各处去招募队员,又与会津藩交涉获得了大量经费,逐渐把新选组打造成了让京都的平民和浪士都闻风丧胆的组织,而能让新选组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离不开土方制定的队规。

在土方确立五条队规之前,他先除掉了芹泽一派的人。芹泽一派的人贪图享乐、胡作非为,对新选组的纪律和形象都是一种损害。土方先是胁迫新见锦切腹,之后又集结近藤、冲田等核心成员杀死了芹泽,肃清不和谐因素后的新选组也日益强大,池田屋事件就是一个例子。

当时,以长州和土佐为首的一群浪士准备在京都纵火,并趁乱挟天皇到长州,但由于古高俊太郎被捕,作战计划和参与名单泄漏,浪士们遂相约在池田屋商讨是否继续执行计划,桂小五郎也在其中,但他到时去的人还很少,遂又离开了,从而逃过一劫。这晚,发现古高可疑行踪的监察山崎烝也混进了池田屋,他甚至还帮忙给浪士们上菜,并趁机收走了浪士们的刀,锁在了隔壁房间。当近藤率领的新选组来到池田屋时,店主搏着性命想给浪士们报信,但这群人在二楼喝的太欢,近藤、冲田、永仓、藤堂等五人冲上去的时候才察觉,这时发现刀不在身边,只能抽出短刀应战。新选组的队员固然善战,但若不是浪士们警惕性太低,恐怕也不会轻易溃败。土方此时率领大部分队员去了另一处浪士们可能集会的地点,等赶到池田屋的时候,战斗已经基本结束,他所做的就是守在店门口,不让会津等藩的藩兵抢走新选组的功劳。

在池田屋的恶战中,志士一方当场死亡七人,被活捉二十三人,其中又有多人因伤重死去,但他们也给敌人造成了不小的损失,幕府方面有数十人死伤,新选组也损失了三名队员,藤堂受了重伤,不过近藤和冲田却毫发无损。

池田屋事件后,长州人义愤填膺,发兵攻打京都,新选组被派去阻止伏见的长州军主力。所谓的主力,其实是佯攻的幌子,真正有战斗力的长州部队已从另一方向攻入京都,著名的蛤御门之战就此拉开帷幕。此时,新选组还在伏见,土方想让队伍赶回京都参战,近藤却决定让刚刚经历战斗的队伍原地休息。不久,京都传来消息,长州军为会津和萨摩所败,统率长州军的来岛又兵卫战死,久坂玄瑞自尽,新选组没有在这场战斗中得到表现的机会。

在经过上述一系列的战斗后,新选组也损失惨重,死伤加之临阵脱逃,队员数量锐减,在正需要人手之际,藤堂平助主动提出回江户招募队员,得到了近藤的允许。藤堂平助属于北辰一刀流,同时也是近藤道场的食客,随近藤等人一起参加了浪士组,这个年轻人单纯活泼,深受大家的喜爱。这次藤堂回江户,表面上是为新选组招募队员,其实内心还有自己的一个计划。

前面提过,北辰一刀流的勤王攘夷思想浓重,藤堂也深受这种思想的熏染,他觉得现在的新选组已经成了幕府的爪牙,背离了攘夷的宗旨。于是,藤堂想邀请同为北辰一刀流的伊东甲子太郎加入新选组,并趁机夺去新选组的控制权,举起攘夷的大旗。伊东同意了。

近藤很开心,他需要伊东这种有文化的人。在新选组成名后,近藤开始摆起官架子并热衷起政治来,到处拜访在京都的各藩的家臣。像近藤这种出身草莽的人,想要在席上高谈阔论,离不开伊东等人的帮忙。与近藤不同,土方不关心政治,他只把自己当作一个武士,满脑子想的是如何让新选组更加强大。土方将近藤树立为新选组的大将,只要大将保持着光辉正面的形象,队伍的人心就不会散,因此,近藤只需要做好人,而恶人就由土方自己来当。

对于伊东这个人,土方打心底里保持着警惕。果然,伊东在加盟后很快就赢得了大部分队员的拥护,近藤的威信开始下降。就在这时,新选组内发生了一件大事,山南敬助逃跑了。山南有一些文化,近藤很倚仗他,冲田很喜欢他,但土方却很讨厌他。在铲除芹泽鸭等人后,山南成了新选组的总长,说是总长,但没有实权,更像是局长近藤的私人参谋。山南并不是悄无声息地走的,而是留下了一张字条,说是要回江户,土方想杀山南,便让冲田去追他。冲田不忍心下手,将他带回了新选组,依队规判处切腹。其实,山南出走是伊东一派的计划,本想让山南回江户拉拢一支队伍,里应外合夺取新选组的控制权,但由于山南的死,伊东的夺权计划只能推迟了。

在高杉晋作发动政变、倒幕派重新掌权后,幕府决定第二次征讨长州,近藤对于此事异常活跃。然而,由于军费紧张、将军家茂病倒,军队迟迟没有出征,反而是向长州派出了问罪使者,随员中就有近藤和伊东。翌年,幕府继续与长州进行谈判,在此过程中,近藤得到了一个好消息,新选组可以成为将军的家臣,这不正是近藤、土方等挺幕派梦寐以求的事吗?而伊东在与长州深入接触后,得知了长州和萨摩联盟的事,也下定了与近藤、土方决裂的决心。

对近藤和土方来说,伊东是他们成为将军直参的障碍,而对伊东来说,土方是他们掌控新选组的障碍。伊东一直看不起近藤,他认为如果没有土方,自己可以轻易地说服近藤。于是,伊东一派伙同七里研之助定下了暗杀土方的计划,在伊东离开京都的期间,由七里除掉土方。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起土方的情事,土方在这种事的表现就像猫一样,不愿意别人知道自己与女人的关系。来到京都后,近藤已经养了好几个女人,而土方却一直没有情人,也很少去岛原这种烟花之地。土方曾经的情人佐绘,就在九条关白家做侍女,但土方并没有想见她的意思。有一天,佐绘却通过冲田带话,希望能见见土方。土方来到了约定的地点,是一个有点破败的无人居住的屋子,见到佐绘后,土方就在榻榻米上急切地占有了她。完事之后,土方却觉得很无聊,眼前的这个女人,已不再是当初的贵人模样,她的和服下摆脏兮兮的,言行举止也有点放荡,土方感觉自己就像一个下等男人在马厩里和女人媾和。的确,佐绘变了,她已离开九条关白家,成了一名勤王烈女,并和几个浪士做过情人。佐绘也很难过,她觉得自己像被强暴了一样,眼前的这个男人,已经失去了在乡下时的那份单纯。两个人的过去,就这样烟消云散了。

在回去的路上,土方遇到了七里等浪士的埋伏,可能是佐绘透露的消息吧。土方和七里在乡下时就曾多次交手,这份恩怨现在又在京都继续延续。但就像以往一样,七里没有得手,土方安全逃脱了。过了很久,在一个雨夜,七里又率人伏击土方,土方在打斗中受伤,但安全地逃到了一户人家里。这户人家只有一个女人,她没有害怕土方这个不速之客,而是为他唤来了轿子,给了他替换的衣服,这个女人叫阿雪。阿雪是江户人,嫁给了一个武士,并跟随丈夫来京都学画,后来丈夫病死,阿雪便一个人住在这里。土方喜欢上了这个女人,之后又多次去她家,阿雪对他的态度已经很随意,但土方却不敢有非分之想,他只是说一些家常话,阿雪静静地听着,偶尔插几句嘴。在喜欢的人面前,土方也表现出了柔情和羞涩的一面。

回到伊东一派的暗杀计划上,七里也知道土方与阿雪的关系,他等在土方回程路上的一家酒店里,要和土方了解恩怨,土方为了防止中埋伏,提出了一个决斗地点。七里和土方离开后,七里一伙的人赶来向店主询问两人的去向,由于他们粗暴的态度引起了店主不满,店主遂向新选组报信去了。土方正一个人面对七里等浪士的步步紧逼时,冲田等新选组队员赶到了,浪士们于是四散逃走。有一个浪士受了重伤,冲田对他进行了简单救治,这个浪士是佐绘的情人,他在临死之前透露,暗杀行动的幕后指使是新选组参谋伊东甲子太郎。

伊东的计划暴露了,他决定和近藤、土方摊牌,双方进行了激烈的辩论,由于近藤和土方的话无隙可乘,伊东认为杀死他们的时机还不成熟,但伊东等人也没有就此离开新选组。五番队队长武田观柳斋虽然不属于伊东一派,但他和伊东一样都与萨摩藩关系密切,武田准备投奔萨摩,近藤还为他举行了欢送会,但随后就派三番队队长斋藤一杀死了武田。这是近藤给伊东的警示,离队只有死路一条。但第二年,伊东还是率领亲信脱离新选组,做了天皇的御陵卫士,举起了勤王大旗,而新选组也如愿成了幕臣。跟随伊东的新选组队员中有斋藤,但他其实是卧底。

新选组分裂之后,御陵卫士和新选组都在招兵买马,双方之间的关系异常紧张,战斗一触即发,因此土方决定暗杀伊东。近藤邀请伊东到家中做客,伊东没有防备,只身赴宴,喝得大醉。在回去的路上,突然一根长矛穿透了伊东的脖子,他没有立刻咽气,而是拔剑刺中了袭击者,但这时矛从脖子上掉了下来,血喷涌而出,伊东倒地而死。土方让人把伊东的尸体扔在了油小路,并在附近埋伏好重兵,等伊东一伙的人来领尸体时将他们全歼。伊东的亲信虽然知道是圈套,还是毅然去了,他们有七个人,还有两个搬运尸体的和一个侍卫。战斗开始后,伊东的亲弟弟铃木三树三郎等四人迅速离开了,而服部武雄、藤堂平助和毛内监助三人却与对方几十人进行搏斗,新选组二番队队长永仓新八主动与藤堂交战,他是想让藤堂逃跑,但藤堂终因身中数伤而气绝。服部伤了二十几个人,最终还是丧命,毛内也战死。这三个人都是高手,他们是贪恋战斗还是为队友赢得逃跑时间呢?为剑而活的人终将为剑而死。

天下形势开始急转直下,将军庆喜大政奉还,近藤也陷入动摇之中,土方却没有丝毫犹疑,他始终坚持为幕府而战,在这乱世之中,像个武士一样战斗,也像个武士一样死去。将军去了大阪,新选组也要离开京都了。在京都的最后一晚,近藤想让队员们回自己的女人家过一晚,土方却不同意,他担心有人逃跑而影响士气,但近藤还是坚持己见。土方让人给阿雪送去了一封信和一些钱,却没有去见她,他选择留在驻地照顾生病卧床的冲田。第二天,新选组撤到了伏见,近藤在去见幕府高官的路上遭到伊东一派的伏击,身受重伤,土方成了新选组的新指挥,就此开启了他一生中的高光时刻。在鸟羽伏见之战、夺取松前城、宫古湾海战和箱馆战争中,土方充分展现了自己的军事指挥才能,他如愿成了自己理想中的武士,为幕府战斗到了最后一刻,或者说为武士精神战斗到了最后一刻。

长话短说,在鸟羽伏见之战中,新选组作战英勇,但也损失惨重,同为天然理心流的井上源太郎战死,山崎烝身受重伤。虽然新选组和会津等藩兵战斗力很强,但幕府军不堪一击,他们只好退守大阪城,没想到的是,将军却抛弃自己的家臣逃走了。在大阪,土方见到了阿雪,阿雪曾去伏见找土方,但没有遇到他。再次见到阿雪,土方的心被彻底融化了,他第一次向新选组的队员公布了自己的私情,称阿雪是一个比妻子还重要的女人。土方与阿雪在一个幽静的旅店度过了两天夫妻般的生活,之后土方就要乘船回江户了。

在回江户的船上,山崎伤重而死,众人为他举行了海葬,近藤有感而发,不知道自己和土方死去的时候是否也会有葬礼。虽然幕府已将大政奉还天皇,但将军还是拥有最多领地的大名,新政府为了继续讨伐幕府,于是向幕府索要领地,庆喜不置可否。近藤和土方固然是忠臣,但他们的主战观点,对于想和新政府议和的将军来说则是一种障碍。于是,幕府把新选组派去了甲州,并许诺若能守住甲州领地,就分给新选组一半。近藤很高兴,伤还没痊愈就整队向甲州进发,路过家乡时还大摆宴席,也因此而延误了行军进度。另一方面,土佐的板垣退助也带领新政府军赶赴甲州,由于兵力的差距,轻松击败了近藤。

在这里也可以说一下新选组的宿敌。当初新选组在京都诛杀的志士中,当属长州和土佐为最。长州人好斗,又在京都多次闹事,土佐藩主偏向幕府,藩中志士为了勤王只能脱离藩籍,得不到藩的保护,反倒是萨摩与会津有同盟关系,因此没有遭到新选组的毒手。而在板垣的军队中,士兵多为土佐人,他们认为坂本龙马和中冈慎太郎也是被新选组暗杀的,因而对其恨之入骨。幸运的是,近藤进军甲州时用的是化名,如果被对方知道了真实身份,恐怕很难活着回江户。

近藤败回江户后,新选组已经名存实亡。永仓新八和原田左之助不满近藤将自己当作他的家臣,选择了离开,近藤和土方则到流山招募军队,准备继续进行战斗。同时,板垣的军队已经知道了近藤的真实身份,他们突袭了流山。这次,近藤没有选择应战,而是解散队伍,向新政府军投降了。最后,近藤被斩首。土方则与幕府的主战派一起北上,准备到北海道建立一个新政府。冲田则一个人隐姓埋名在乡下养病,近藤被斩首近两个月后,冲田也离开了人世,他至死都不知道近藤被杀的消息。冲田是一个阳光单纯的少年,并不像近藤和土方一样有野望,他是因为敬慕着近藤和土方才一直在战斗着吧。在攻打松前城时,土方俘获了怀着身孕的藩主夫人,但他却让斋藤一和另一名新选组队员松本舍助护送夫人去江户,斋藤也一直活到了大正时代。斋藤剑术精湛,死在他剑下的有三十多人,但他却从未在这些战斗中受伤。

在新政府军攻打函馆之前,土方又见到了阿雪,她是乘船从大阪来的,两个人共度了美妙的一晚。第二天,战争开始了,土方把阿雪托付给与新选组关系密切的商家,又为队员市村铁之助在船上订了一个房间,让他去投奔自己的姐夫。市村是在伏见参加的新选组,当时才十五岁,土方说他的眼睛像冲田,就留下了他,市村也因为这句话一直忠心耿耿。土方让市村离开,既是不想让这个少年丧命,也是希望有人能记录下自己和近藤的事迹。

战争的结局已经注定,土方不能投降,他选择了只身冲入敌营,结束了自己作为一个武士的一生。没有善与恶,只是为了信仰而战斗。

明治十五年的春天,有个妇人在函馆的寺庙留下了土方的供奉费。僧人问她与故人的关系,妇人脸上只是露出了很怀念的微笑,什么也没说。

以上是我看过司马辽太郎的小说后的一点印象,至于真实的历史是什么,我就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