渚碧

< 我欲种菜 亦植蔷薇 >

  1. 我拒绝了一个女孩

    在食堂吃饭的时候,有个女孩走到我的面前,看着像要和我说话的样子,于是我摘下了耳机。我想,可能是要和我借饭卡吧。然而,等她开口,却是推销的,我不知道用这个词是否合适。是这样的:她自称是市场营销的大四学生,在修实践课程,每天必须销售一定量...…


  2. 年度一次的骑行

    鼓楼-仙林国庆节那天,起床后便一直在整理过去的信件,在肚子饿坏了的时候,才不情愿地出门。虽然从前几天开始便在考虑去哪里玩,这时才突然想到仙林校区,而且要骑着自行车去。不过,想到去年骑行过程中的辛苦,意愿并不是特别强...…


  3. 互联网流氓

    在互联网的世界里,有太多的流氓。窃取隐私的是流氓,不提供账号注销的是流氓,无法退订邮件的是流氓。中国的网站,好像没有几个提供删除账号功能的,它们就这么想绑架用户吗?有一种方法可以让官方帮你把账号删掉,那就是发表违禁言论,我用微博做了测...…


  4. 中秋之后

    秋天是让人感到幸福的季节,即使什么也不做。中秋节的早上,在等待可能随时会来的微信消息的焦虑中半睡半醒着。事实上,这完全是我的多虑,作为一个无足轻重的人,根本不必担心在假日还会有工作的事。一直酝酿的短途旅行,也在自己的懒散中无疾而终了。...…


  5. 蛛网

    公共洗手间一扇半开的纱窗的空隙里,一只蜘蛛织起了蛛网,虽然并不华美,但也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针线。它的主人静卧在网的中心,似乎在享受初秋夜晚的一丝凉意。蛛网的织成大概非一日之工吧,纱窗也一直这样半开着。是没有人想过去关,还是不忍心破坏这个...…


  6. 治愈强迫症

    推特网页版为什么不放一个回到顶部的按钮呢?我以前感到很困惑,现在想来,是故意为之的吧,这样会容易让人一直下拉页面,像坐上按键失灵的下行电梯,不可控制地坠入无尽的深渊。时间线正是这样的无底洞,如果愿意,你可以从18年拉回到17年。对像我...…


  7. 读书的烦恼

    前段时间,我在整理Kindle标注的时候发现,自己对以前划线的地方几乎没什么印象了,没有做过批注,且只是孤零零的一句话,完全不能让我回忆起看过的书的内容。这正是我的缺陷所在,虽然看了一些书,最终却什么也不记得了,虽说与没看过还是有差别...…


  8. 无用的拆信刀

    在知乎上常会看到这样的问题:“如何优雅地xxxx?”,这算是一种美学上的追求吧。在我的自发的美学观念中,“优雅”二字也占了极大的分量,以至于过度追求表面效果,反而忽略了本质。老实说,我并不是一个文具控,但也不是随便抓来一支中性笔便很满...…


  9. 是「精芬」还是叛逆?

    最近几天子弹短信很是火爆,不仅快速冲到App Store免费榜第一的位置,而且获得了巨额的融资和爆炸式的用户增长,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老罗(啊,我忘记他的全名了)的宣传吧。很多人对这款产品抱以厚望,甚至将其视为微信的挑战者,当然也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