渚碧

< 我欲种菜 亦植蔷薇 >

  1. 自杀的人们

    涂尔干的《自杀论》从几年前便想看,结果到现在连前言都没有看完。对于自杀这种事,即便我不是专业的学者,却也并不陌生,不仅是看过很多作家和诗人自杀的故事,而且我的身边也有人以这种方式结束了生命。一个人为什么要自杀呢?用一句话来说就是不想活...…


  2. 家庭妇男

    外公在世的时候,喜欢看黄历,有一次他对母亲说,我将来会是一个很懒的人。这是因为我是属狗的,又生在午时,正是吃饱了饭趴在窝里睡觉的时候。我不知道自己的命运是否真的由此决定,但总之我的确是一个很懒的人。懒到什么程度呢,如果家里没有现成的饭...…


  3. 写作与阅读

    在说到自己的兴趣时,我是绝对不好意思提及“写作”的,对我来说,这两个字的分量未免太重,那是用在可以发表作品并获得收益之人的身上的,用在我写的这些无聊的文字上显然不合适。写作,应该是一件愉悦的事,不仅愉悦读者,也愉悦自己。但对我来说,却...…


  4. 菜园子

    我们家的东边隔着一户人家,有一个闲置的院子,比起鲁迅先生的百草园要小得多,是祖父分家时分给大伯的财产,用来盖房子的。不过,大伯是城里人,实际上用不到这块地,于是就被我们家无偿使用了,用来圈羊养鸡和堆放柴火。因为位置在东,所以便称为东园...…


  5. 月季

    家里种了一株月季,每次回家的时候它都开着花,不论是夏季还是冬季。原本冷清的水泥地庭院,似乎也因为月季的存在而增添了一分生机。月季种在两块红砖大小的窄坛里,这是院中唯一可见泥土的地方,以前是自来水管,被挖掉后留出了这么一小块地方。不记得...…


  6. 万岁

    这次回家,当乘坐的大巴正要驶出汽车站时,我突然看到一面灰色的砖石高墙上,赫然印着五个白色的大字——“毛主席万岁”,从字迹的清晰度来看,显然是新近才粉刷过的,恍惚之间,有种回到了以前年代的错觉。虽然是每次回家的必经之所,但还是第一次注意...…


  7. 很久没去校外吃饭了,晚上没有胃口,遂想去吃面。走到常去的面馆门口,却发现已经关了门,不知只是今天不营业,还是回老家了——一次吃面的时候听到他们是安徽人。暑假来了,店里的生意大概也会冷清一点吧。不过,好像前几天还在校门口看到面店的老板娘...…


  8. 猫·狗

    这几天在看「天才!志村动物园」这档节目,又激发了自己想养宠物的冲动,但考虑到目前的情况,连再养一条豹纹守宫都觉得吃力,也只能打消其他的想法了。老实说,我并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动物爱好者,对于动物,我一向抱着一种复杂的情感,从电视上看到它们...…


  9. 十年磨一剑

    1在很早之前,我就想好了球队夺冠后的庆祝方式——在朋友圈分享Queen的名曲《We Are Champions》,现在是不可能这样做了,但我仍要再听一遍这首歌,这并不会让我感到羞愧,因为我挚爱的球队已经“keep on fight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