渚碧

< 我欲种菜 亦植蔷薇 >

  1. 其他与客

    昨晚出了教学楼,看到一轮朗月悬在南方的天空,已是四分之三的圆,想必又近阴历的望日了,我不免有些怅然,为着抓不住的匆匆的时光而焦虑。是啊,三年的日子已从我手中溜走了,便如这月的圆缺一样迅忽。三年前,我来了这所学校,带着对它的一无所知,带...…


  2. 再致TYOUYU

    TYOUYU:我很怀疑自己已经把你忘记了,自从六月的期末考试结束,我便无法再得到关于你的消息,算起来快两个月了。两个月,实在是一段很长的时间。然而,我恐怕以后也鲜有机会再见到你,这两个月的时间后面,须是要加上无限了。其实早在寒假的时候...…


  3. 我的游戏生涯

    真正开始玩游戏,是从大学开始的。大一刚入学的时候,看到室友C在玩《实况足球13》,我也下载了一个,然后就一直玩起来,持续至今。那时候还没有玩过网游,只玩这个单机。其实当时也接触了一点网游,是《星际争霸II》,宿舍四个人开黑,我和室友C...…


  4. 致TYOUYU

    TYOUYU:该怎么开始呢?倘若我们是相熟的人,倒是很容易的,然而并不是。我把你强行并入我的世界,只是单方面的,因而也不必征得你的许可。我不过是在自言自语而已,却也需要一个对象,作为“倾听者”。我一直很相信的是,借用朱生豪的观点,“所...…


  5. 重读日记

    刚才看了看自己2014年4月27日—5月16日的日记,突然意识到那时自己才是大一,但心境与现在却并没有什么不同。那时,自己想要挽救一下堕落的生活,在豆瓣上坚持写了这些日子的日记,最终还是不了了之了。利物浦失冠,寻找张大飞的名字,微积分...…


  6. 玉兰花的浮想

    有一天,在去食堂的路上,不经意间抬头,看到玉兰花已经开了一树,洁白的花朵在微风中轻摇,就像是从飞天的衣袂间拂落的纹饰,悠悠地缀在那里。我闻到了它们的香气,淡淡的,一如当时天空中浮着的云,悠远而清洁。那些天,我一直在小心地寻找春天的痕迹...…


  7. 新年

    昨天是周四吧,刚好是《南方周末》的出版日,我看到阿娇和几个同学在朋友圈分享“新年献词”,但是并没有点开链接,看看他们写了些什么。我已经很久没看过这份杂志了。高三的时候,我特意去邮局订了一年的《南周》,由于平时比较清闲,手上也没有几本书...…


  8. 夜晚走过操场的围栏时,草丛里的蟋蟀起劲地叫个不停,似是提醒我在这夏夜该去草地上沾沾露水,看看繁星。这样听着听着,我的心里不禁泛起一股温柔,却是想到了萤火虫。对我来说,萤火虫就是夏天的象征,然而我却好几年不曾见过它们了,只是最近看的电影...…


  9. 日记

    我在小学时写过日记,和现在的小学生写的相差无几,也无非是起床、吃饭、上学、睡觉,间或无中生有地帮妈妈涮涮碗、拖拖地。正儿八经地写日记是在初一,那时的自己尚懵懂无知,开始一段新生活后难免不太适应,对小学还残存着一丝的怀念。于是写了一本日...…